2017-02-14

Gegenangriff USA 起而反攻美國

Flagge als Kopftuch: Demonstrantin bei einer Anti-Trump-Demo in Berlin
Foto: dpa

美國國旗作為頭巾:柏林反川普示威隊伍中一名示威人




201729日《時代周報 Die Zeit》作者:Mark Schieritz

歐盟已經開始準對抗美國的貿易戰 Die EU hat begonnen, sich auf einen Handelskrieg gegen die USA vorzubereiten.



自從唐納﹒川普在華盛上任,於爾基·卡泰(Jyrki Katainen) 就開始忙了。來自印度、中國和波斯海灣國家的政府代表最近幾天頻頻與歐盟委員會副總裁接觸,討論如何深化貿易關係。前些天卡泰寧來到柏林與德國財務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和經濟部長曲佩絲(Brigitte Zypries)探討情勢發展。

這次探訪乃是防禦計劃的一部分,歐盟悄悄地迎向可能是成立以來史上最大的挑戰:抗美利堅合衆國。

直至今日對抗美國簡直是一樁不可思議的事。從二戰以來一個統一的歐洲一直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目標。歐洲融合也一直被視爲世界和平與繁榮的因素 這個政策還存有一個附帶期望,確保消費美國商品的巨大市場。

顯然這個視野已是過去式:川普贊許英國出走 (Brexit) :「妙哉!」。在他眼裏,歐盟的成立不過是爲了「打擊美國」的貿易聯盟。他即將出任布魯塞爾歐盟大使候選人,把歐洲國家聯盟比作蘇聯,認爲最終應該被美國「顛覆瓦解」。

來自柏林的消息,川普已經遣送使者前往歐洲,與單一個別國家簽訂貿易協定。連德國政府也收到來自華盛頓提供的方案。華盛頓給德國的建議是採購美國軍備,以降低兩國之間貿易逆差。此類個別談判對歐盟委員會簡直就是侮辱,因為歐盟條約明言規定,該委員會負責歐盟貿易事務

因此,來自華盛頓的信號被布魯塞爾解讀爲宣戰。吹起騷歐盟控制中心的層層漣漪,使得議會主席唐納﹒圖斯克(Donald Tusk)上週發給歐盟各國政府一封緊急呼籲函。信函的内容既不客氣,又相當尖銳,說川普置70年來的美國外交政策不顧,且使出的外交招式危及世界序。

卡泰寧的外交攻勢當然可以被視爲一個拯救世界的企圖:美國自我孤立脫離之處,由歐洲頂替。難怪歐盟委員會前些天宣佈與墨西哥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凡是被川普宣佈徵收懲罰關稅的國家,都可以成爲歐盟貿易夥伴。因此歐盟就能成為一個多邊國際貿易秩序的保障,如同美國戰後親手建立而如今揮手作別的秩序網絡。

假如世界不太平,凡隸屬歐盟成員國獲得歐盟軍事保護。歐盟委員會開始準備針對美國懲罰關復性措施。研究機構開始計算如何對付美國共和黨意欲引進的邊境補償進口美國的貨物特種課稅。

布魯塞爾防衛構思計劃表預定三月底出籠。屆時歐盟各國政府約見在羅馬,共同慶祝歐盟成立六十周年。

歐洲危機之秋重新定義自我世界處境已經不是第一次。常常踟躕于每個成員國對歐盟執行對錯的認知。前些時候的危機處理在於東歐國家拒絕接受難民,南歐國家要求德國舒綑財務危機,和北歐國家要求更加嚴格規定所有成員國的國家預算。

隨著川普上任,各國防綫自然消弭無形。不願意追隨布魯塞爾難民分配政策的南歐國家,突然感受到歐盟的必要性。因爲,如果這些國家臨危之際,不再確定是否還能依靠美國提供安全保障。當波蘭的法律與公正黨黨魁雅洛斯瓦夫·卡臣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面臨俄羅斯臨境威脅呼籲歐盟擴張核武軍備時,歐洲各國認知到波蘭的危機意識。

然而從德國人角度來看,鑒于與美國即將發生的貿易衝突,希冀保持歐洲内部市場穩定。從人口數字來看,歐洲市場無論如何要大於美國。無獨有偶一直被多方置疑的德國經濟最近聽到諸多歐洲人要求「挪近團結」的聲音,如外貿協會所呼籲。即便英國出走,歐洲市場還是大於美國。同時,非常在意國家主權的法國,出現釋放主權給歐盟的聲音總之,目前不排除親歐派的法國總統候選人伊曼紐爾·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有可能贏得總統選舉
因此,四處彌漫著一個願望,等到德國和法國的大選過後,開始執行來自各方利益結構產生「新項目」的時間表將會出籠。一位布魯塞爾官員表示

很有可能國防政策將是萬衆一心的新合作項目,以舒緩東歐國家積慮。這樣他們也必須願意接納難民或至少情願多為邊防效力。反過來法國如果瑪麗娜·Marine Le Pen)沒當成總統的話就完全可能的 支持歐盟委員會自由貿易的承諾,那麽德國就必須在歐元政策上作出讓步


這一步對任何當選的德國聯邦政府而言,雖然危險難測,但不至於倒閣。雖然無論社民黨還是基民盟黨派沒人會願意採取過於激烈像是歐洲共同貸這種措施但是爭議不大的決議譬如增加投資資金或減免希臘債務,若默克爾下屆當選不難想像她應該會同意。至於馬丁·舒爾茲Martin Schulz)就更沒問題了。



由此一個偉大協議的誕生,一個新穎的單一歐洲價值在新的基礎上生成似乎不太可能 但也許歐洲盟國的共同點足以停止歐洲近年衰變過程。那麽這將是當前世界形勢而來意外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