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1

我的拉薩單身日記

我的拉薩單身日記

2007年7 月21日


布達拉宮晴空萬里

在上海 , 對鬧鐘, 你叫我, 我叫他 … 之前大夥兒聯繋好了 !

結果 , 竟是我最早到浦東機場! 哈! 陸續 阿大家人到 , Peter 家人到 , 二姐妹到, 最後BK 一家到齊。

BK, 好可爱, 真的可愛 ! 一頂大帽沿的探險帽 , 七分短褲. 儼然要直奔聖母峰… 過安檢時, 唯獨他,搞得全世界嗶嗶響 ! 真不知他如何武装自己的?! 大夥兒等機時, 跟BK約好 , 到了聖母峰大本營 , 要在他缺氧的狀况下, 跟他一決方城之戰…


Peter 的岳父機票訂得晚, 所以没能跟我們一起飛 , 他上海成都的飛機足足誤點一个鐘頭。吳伯伯機靈地馬上跟空勤交涉 , 然後被直接安排在頭等艙. 到了成都, 僅僅十分鐘的時間,銜接下班飛機, 飛往拉薩的地勤人員在飛機一着陸就來接吳伯伯 . 還好没有托運行李 , 登機成功 , 有驚無險!

飛!飛!飛!我們在西安停了一個鐘頭 , 買了本賈平凹的 "廢都" 準備路上看. 下午三時許我們降落,玻璃門外站着我久違的扎西 ! 兩年没見 , 依然無恙! 瘦了! 黑了! 帥氣依然 , 笑的却是更深了 ….

出了機場,來張團體照…

呵 ! 拉薩在我們足底….


7月22日

松贊幹布為尼泊爾公主而建的大昭寺藏廟牆面艷麗圖案

下榻的吉曲賓館,雖然被褥整潔,却很簡陋且房間被分配在高高的四樓,空氣含氧僅僅是低原的65%的狀况下,還天天呼吸急促地爬上爬下 … 一夜睡得還好,即至凌晨開始頭痛欲裂。硬是起身,今天要參觀布達拉宫和大昭寺。

寒哪!約15度左右!雨下著!布達拉宫最近入場參觀管制嚴格,限制參觀人數之餘,還必須核對遊客的護照號碼。我們14人被分成兩團,分别為9:00 和 12:00 兩組。

我在嚴重高原反應之餘上陣!鞋没穿對,路上水窪處處,双足早已溼嗒嗒!同時,Peter 的兒子 Andrew 也喊冷,我就義不容辭地建議帶Andrew 先回賓館。双双倒下休息,好個充電!


唐朝文成公主敬奉松贊幹布的釋迦摩尼十二歲等身像

下午,參觀大昭寺,人滿為患!大昭寺的金頂總是令人流連忘返,由此處也可瞻望一個完整的布達拉宫。
末了,大夥兒去電信大樓附近的中餐舘"夢裏水鄉"。 "夢裏水鄉"名來有自,以前底樓餐廳落地玻璃窗是双層的,玻璃之間有噴水設置,煞是好看。可惜底樓餐廳部分已關閉,營業僅在二樓,存留着名不符實的美麗名字。

決定好地方就得找代步工具啦!咱一行人站在賓館門口叫車,要幾部計程車,還是坐三輪車?最後阿强攔下一部中型小公車,簡短問道:"到电信大樓嗎?",司機回說:"到!",阿强一個手势,大家蜂擁而上!好笑的是,電信大樓其實離餐廳還有好一段路。Peter和阿强跟大家說好,不到"夢裏水鄉"不下車!然後一路指使司機往前開,到"梦里水乡"门口大喊:"停!"司机竟然也不反对!票价跟内地一样一人二元钱。拉萨公车真可爱!

7月23日

这天的行程是参观哲蚌寺,色拉寺和达赖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

哲蚌寺是格鲁派一大寺庙,"哲"是"大米"的意思;"蚌"是"一堆"的意思。换言之,"一堆大米寺庙"!形容的其实是寺庙傍山而建,那特别的山形就像一堆大米。藏传佛教的僧侣学校就是拉萨的这三大寺庙:哲蚌寺,甘丹寺,色拉寺。通常,僧侣佛法考试在哲蚌寺举行,参加考试的僧侣一天可达数百。所以,在哲蚌寺有个古色古香的大厨房,巨大的铜锅直径约有个高大山东汉子的身高。而这样的铜锅就有两个,可为数百考生煮食。

应付高原反应,通常是第二,三天最辛苦。所以,今天只有部分人参加行程。或是只参加下午的行程。下午色拉寺藏僧的辨经活动,大部分的人参加了!


色拉寺僧侶辯經

佛法的辩证在藏传佛教是重要的学习程序之一。提问的僧侣站着,回答的则合膝而坐。当提问僧侣一脚踩下,通常也意味着,踩踏世俗罪恶;而当他两手击掌,单手提向天空,意味着精神心灵的提升。红色藏袍袈裟就在这一踩踏,一击掌间,飘然飞动着,煞是热闹好看!约是两三僧侣自成一组,十几,二十组的僧侣辨经构成一幅生动的画面。可惜的是参观的游客竟然多于辨经的僧侣 …

我们新换上任的导游,名叫巴桑,给与我们很多有关西藏近况的信息:2007年的西藏牢不可破的是中国的一部分了!西藏的语言呵,文化呵!沦陷乎?拯救乎?复兴或拯救之道也?我告诉巴桑:" don't be political, but try to be cultural!" 我相信,文化软权利才是源远流长的终极之道!
今天晚饭在雪域餐厅的隔壁分店用的,不错!好吃!

7月24日

前一天大家身体状况不确定, 而今天天湖纳木错的行程, 除了Peter 和Andrew以外, 竟然全部到齐 , 真令人高兴!


納木措湖畔美麗的藏姑娘

从拉萨出发, 单向车程约4个小时 , 我们中午抵达. 纳木错之所以有名, 除了它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咸水湖 , 湖面面积2000平方公里之广之大, 周围风景秀丽之外 ; 它同时也是宁波切寻找达赖喇嘛转世活佛的重要线索. 他们来到此湖, 据说 , 一番仪式过后, 湖心会出现转世活佛的面孔. 拉萨海拔3600公尺, 到此海拔已经达到 4700公尺. 有些人认为可能数字错误, 因很多游客到了圣母峰大本营 5100公尺的高度没有问题, 反而是到了纳木错, 对于高原反应的不适应 ,苦不堪言!


納木措湖邊經幡

也在这里, 我们瘫痪了! 多天来的高原不适 , 我心忐忑不安! 见此状况, BK提出立刻回上海 , 我把决议延至拉萨再定. 又是4个小时的回程 . 在车上, 我体会大家一心回上海的意念.
几番思量, 也就开心地接受了!
晚饭间 , 在大昭寺正对面的"拉萨厨房 "用餐 . 扎西也来了. 决定了 , 隔日班机回上海 ! 我则因要等老公和孩子八月一日来拉萨相会, 前往西藏阿里绕神山, 所以准备窝在拉萨 …

7月25日

已经沟通好了, 大家要散了. 下午的班机回上海.

中午那一餐在雪域餐厅的隔壁分店用. 没有依依不舍, 只有无限的好心情. BK主动提到下回去泰国旅游, 要一个"easy" 一点的.

十月可以吗? 谁有假? 随着泰国度假 , 又谈到泰国投资.
真到了惜别, 瞧着大家,
挽了阿强的手
拥抱了姚郁和BK
跟纖箴, 玉箴二姐细语缠绵
抚摸阿大的双颊
聆听宜琦临行前, 忙奔八角街最后的深刻感受
孩子们的作别…
真好, 临时起意, 却能订到票 , 十人同行回上海


西藏第一座宮殿雍布拉康

下午跟吴伯伯坐越野车去雍布拉康! 呵! 我心雀跃! 上一次是2004年啦! 在山南地区的雍布拉康是西藏的第一座宫殿 . 在西元二世纪, 藏人筑宫殿之时, 突见草原上一名年轻人 . 不知其来历, 抓来问! 无奈语言不通 , 年轻人随手一指蓝蓝天空, 藏人大喜, 以为天子降临, 拥为藏王. 此宫殿一直到西元七世纪, 统一了西藏的第33 代藏王, 松赞干布兴建布达拉宫之前, 一直是藏王的宫殿所在地.
78 岁的吴伯伯令我刮目相看, 虽说山南地区海拔低于 3000公尺, 但雍布拉康位于山坡上 , 吴伯伯挑战自己 , 上一处坡不够, 最后爬上顶端才罢休 !

7月26日

早上,在亚宾馆醒来,可惜当初亚宾馆的房间不够,否则,一到拉萨,若能入住亚宾馆,大伙儿的感觉该会好些…

跟Peter的岳父吴伯伯约好去逛书店,本想去大昭寺对面街上的新华书店,未料在路上行至一间雅致的藏人书店。我找到了一堆以唐卡解读西藏史的书,吴伯伯找到一堆西藏教育历史和现况的书籍。

下午,我俩去了甘丹寺。


甘丹寺護法神靈壁畫

车子行驶至拉萨西南山脚下,即开始蜿蜒而上至约4000公尺高处。在甘丹寺内,置放着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黄教创始人"宗客巴"的灵塔,圆寂於 1419年。第13世的达赖喇嘛将原来镀银的灵塔,换新镀上金色。看完灵塔,行至金顶。由4000公尺高处俯瞰甘丹寺前一片绿葱葱的山谷,好一份幽静,好一份脱俗的美!
午间,僧侣佛事既毕,不见足迹;却见三两气喘吁吁的汉人,背着棉被,背包… 原来他们是新进驻扎甘丹寺,管理僧侣的公安人员。

才听司机阿旺说,1996年甘丹寺闹了大事,在念经堂原本悬挂着一幅巨大的现今14 世达赖喇嘛的图像。当时,地方公安人员强令撤下图像。所有寺庙中的僧侣一致反对,最后冲突竟升级至暴力对抗。数十位僧侣至今还被关禁囹梏… 当然,2004年首度来到西藏的我,那时就没见过在任何一个寺庙里,有 14世达赖喇嘛的肖像。

2007年7月27日


大昭寺前奉燭祠堂

天赐我也
要一份边远
要一份离世隔俗
要一份自然,没有缺憾的孤独

我伏首案前,在亚宾馆,拉萨
窗户开着,朝着白天熙熙攘攘的大街
三轮车铃声作响
人声时而随风传来
轰隆隆的卡车偶尔以惊人之势驶过
这是个七月天的夜晚
来到拉萨已经整整一周啦!

今晚,我独自一人,才发现
夜晚的生活内容跟柏林相似
深夜,是我的;
虽相似,却多了一份异地孤独的感性和悠然
这一周过得喧杂,却也不时地温馨和忧心
大伙见面总要问问,睡得如何?洗澡了吗?头还疼吗?
下午道别了Peter一家人
这么一趟的"毕业旅行"就算灾难性地结束了。
於此,我不禁莞尔…
心想着,即便是"灾难性"地结束
回想起来,还是诸多难忘的会心…
这么七天,我来倒着写吧!
今天中午跟 Peter一家人,在餐吧"冈拉梅朵"用餐惜别。扎西请客,司机阿旺也到。"冈拉梅朵"藏文中译"雪莲花"。 Peter13 岁的小孩Andrew很喜欢,我也喜欢它, 2006年我在这间餐吧看了几场足球赛呢!病愈的 Andrew说:"忆梅阿姨,单就"冈拉梅朵"我愿再回西藏!下次,我们就约在"冈拉梅朵"吧!"

7月28日


拉薩西藏博物舘收藏的Yamāntaka ( 藏語 : Shinjeshe 中文:大威德金剛 )降魔閻尊 怖畏金刚

來了那麽多次拉薩,竟不知這兒有個“西藏博物館”。還是今年五月在柏林的東亞博物館,展出一批國寶級的西藏古物,部分展示品,註明來源係拉薩的西藏博物館,才知道它…

雖沒見到我在柏林看到的文物歸位,卻看到許多其它有意思的展品。最喜歡的是藏文的各種朝代的字體。還有精美的鍍金黃銅的雙修佛像… 頂樓展示藏北無人區的各種稀罕動物標本,還有犛牛皮做的船,藏人牧民日常生活的用具等等。

末了,買了一尊佛,它雕刻細緻的令人欣喜…

~ ~ ~ ~ ~ ~ ~ ~ ~ ~ ~ ~ ~ ~ ~

7月29日


松贊幹布為文成公主而建的小昭寺轉經輪牆沿

滂沱大雨,看了好一會兒書,看到想出門了,那已是下午三時許。起身,去小昭寺。小昭寺是為唐朝的文成公主而建,規模遠不及大昭寺。這裡原來放著當年由政治婚姻嫁給松贊干布的文成公主的陪嫁品釋迦摩尼十二歲的鍍金等身像。而尼泊爾赤尊公主帶來釋迦摩尼鍍金佛像原來置放在大昭寺。唯後者經年代久遠已遭破壞,僅餘存的頭部佛像就與完整的等身像對換過來,置放在小昭寺内。小昭寺原汁原味,遊客小貓兩三隻,倒是香客絡繹不絕。

晚上,想突破自己的膽怯陋習。看了導遊書介紹“矮房子酒吧” – 那裏有你我可能尋找已久的音樂!從未晚上一人獨上酒吧經驗的我,上路了!“矮房子酒吧”就在北京東路上我住宿“亞賓館”的正對面,若遭人侵襲,尚可拔腿奔過街,就到家了!我,壯膽了!

天哪!這“矮房子”不僅矮,還小得只消一眼進入眼簾!我大概膽子壯得太大了,一進矮房子,第一桌的客人愕然地看著我,我只好硬著頭皮:“我要拉薩啤酒!”他們馬上讓位,招呼著,我說:“不需要,我就站在吧枱吧!” 那吧枱,也頂多只能容納二人;第三人,是我,只好邊上擠著…

原來第一桌的客人,蓄長髮的男的是老闆,瘦削女孩是小嵐。小嵐是漢藏混血,一個幹練三十有幾的銀行前枱經理。這一晚聼足了小嵐的情史… 那老闆得知我是循著導遊書找到他那兒去,很自得地隨手拿出七,八張CD待售。原來都是些冥想音樂,也不能試聼… 於是我囘說我不是特別鍾情冥想音樂,反而愛極“天杵樂團”!他啞了!我又反問“你為什麽對自己音樂品味那麽自信?”他又啞了,然後撤了!

跟小嵐聊著,夜深了,後來一對男女畫家跑來我們這一桌,男畫家畫的是“藏式芭比娃娃”,中國現代流行文化的畫風。他們告訴我一齣臺灣政治話劇,名字好像是“黑白動物園”,我欣喜飢渴地聼著來自故鄉的消息動向…


7月30日

中午,看著導遊書來到拉薩少有的廣式餐廳,名叫“驢窩餐吧”。味道是不錯!矮矮瘦瘦的老闆是個來自廣東的年輕人,名叫“阿尖”。除了經營餐吧,他也出租腳踏車,五,六輛捷安特的腳踏車停在餐吧門口。從這些小本經營的收益,他也贊助一家就在布達拉宮後面的“吉曲孤兒院”,為孤兒院製作網頁,也幫忙照顧孤兒們的食衣住行。

看到腳踏車出租,就跟阿尖說我要租,而且要馬上牽走,後天還車。他不幹!他說這些腳踏車其實是員工自己的代步工具。餐吧營業時間每天早上10:00-晚上22:00外租給遊客。我把車騎走了,要他們打的上下班不成?苦苦哀求半天,夠意思的阿尖終于把自己的腳踏車租給我… 哈!這下我可以飛了,任意翺翔!

晚上,找我們的第二個導遊巴桑出來。本想請他吃飯,以補我們中途而撤的旅程,沒給小費之憾。他因工作不克晚飯時間赴約,所以我們就約到晚飯過後…



巴桑親手一手裝潢的卓爾吧

巴桑,一個對藏族文化懷著濃濃的民族情感的人,説道:“北京路上幾乎所有的賓館,餐廳,酒吧都是漢人的…“ 他領著我走向岔出北京路的一條巷子,領著我去“卓爾吧”。想當然爾,藏人經營的。天哪!怎麽個可愛的老房子!由街上登上一個狹窄得只容一人通過的石梯,到了頂上,即是一面石牆,逼得你馬上作個U字形的轉身,又是條狹窄只容一人通過的狹窄通道,末了,在我面前出現二個各頂多能容納十人的房間。房間的窗戶面對熱鬧非凡的街道。

原來這個酒吧是巴桑幫朋友一手裝潢起來的,拙樸而吊掛著各種藏族服飾配件,沒想到這位藏族朋友把酒吧給賣了,巴桑無限惋惜地告訴我…

閒聊著,才知道巴桑出生在拉薩鄰近城市的“墨竹工卡”。家中有九個兄弟姐妹。五,六歲就矢志要做僧侶,跟著爸爸到處懇求寺廟卻未被接納。爸爸是個寧波切(活佛),多年在一寺廟的修行洞習經。爸爸曾經的志願是把家中一切變賣掉,讓全家人跟他去托鉢化緣修行。卻只有十幾歲的巴桑追隨了爸爸,多年跟著學習佛法…


八角街上的瑪吉阿米,據説曾經喜愛作詩的那個達賴喇嘛曾在這裡給愛人寫情詩

巴桑在瑪吉阿米的北京分店工作四年,認識了波蘭領事,繼而二次被延請到華沙大學講習授課,他也組織藏族民俗樂團參加華沙一年一度的世界民俗音樂大賽。去年還得了個世界第一!

從巴桑身上我讀出了許多屬於藏族精神的東西,同時夾雜了傲氣,不苟同,無奈和默默的耕耘…

~ ~ ~ ~ ~ ~ ~ ~ ~ ~ ~ ~ ~ ~ ~

7月31日

昨晚,告訴巴桑我租了部腳踏車,他馬上說:“那妳該去一個寺廟!”,我反問為什麽,他囘說,他以前經常跟朋友騎摩托車去那兒!我說:“行,幫我寫下路綫。”

這人!居然只寫下兩行字,第一行是四個漢字“過拉薩橋”,第二行字長短如同第一行,卻是藏文。我問那第二行是啥?他説是寺廟的名字!

早上去摸透八角街的巷弄,走完,繞完,到驢窩餐廳吃了條清蒸魚,就上路了…


八角街巷弄

我踩踏著,一路問去,到了拉薩橋,過了這橋就一路是土坡路!崎嶇蜿蜒過後,寺廟竟給我找到了!原來那是拉薩近郊的“次角林寺”,寺廟正在修建中。修廟藏族工人真真可愛,他們不會只為工作而工作,他們都要寓做於樂的!約莫二十多個工人要磨平水泥地,每人手中拿著長條木杆,木杆底端是圓形的石槌,於是分成三行,彼起彼落,邊唱邊錘,就在節奏分明,一片清亮的嗓音中,水泥地跟著平滑起來了!


巴桑常跟朋友騎摩托車來玩的次角林寺

回來的路是下坡,輕易也快多了。傍晚趁著好陽光,騎單車繞到布達拉宮後邊的龍潭公園,攝到了好美布達拉宮的湖中倒影,接著又去北京路犛牛銅碑那兒的功德林寺,也稱作“関帝廟”,也在修建中,寺廟雖小,卻可見其精致和美麗的規模。

功德林寺(亦稱関帝廟)

是的,寺廟均須修建,是年代久遠的自然侵蝕,也是文革時代暴力的摧殘。這是個修復的年代 – 建築的!讓建築修復與文化興復挂鈎吧?!當旅遊工業或門票收益成了“建築”或“修復”的唯一目的時,那就成了另類的“迪斯奈樂園”!


Kailash 崗仁波齊神山

我的單身體驗到此結束。明天,我的家人到拉薩跟我會合,後天,我就要帶吾兒朝聖去也!

岡仁波齊神山!我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