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6

東德王寶釧 平壤薛平貴


跟你們說個“愛的故事”,看德國女人如何愛的!(一篇幾個月前的報導)

愛,在前東德的Jena市。46年前,東德女孩Renate邂逅了朝鮮公派的十二名留學生之一,Hong Ok Geun...

那是五O年代末期,他們都生活在Jena市。朝鮮公派留學生都在被監視中。晚上最遲十點以前,他們必須回到自己的學生宿舍。他們被公派的任務當然不是認識一個Jena的女人,繼而結爲連理;而是學習,學成回國報效國家。

而,他們戀愛了,那個東德女孩和朝鮮留學生。女孩有一付亞洲女人的纖細身材,美麗中帶有一絲倔強(七十來歲的今天,照片上的她還是纖細好看);男孩擁有高麗男人的俊帥,倜儻之餘又多了分高貴和斯文。


1960年Renate懷孕了。二月他們到區市政所辦結婚登記,所以,女孩今天的名字是Renate Hong。但,他們無法一同居住。Ok Geun 每晚還是得在十點以前回到宿舍。雖然如此,畢業攷後,他被允許待在東德,因爲他拿到一個工作實習的職位。Renate 此時則從事教學工作。這樣,他們其實也可以繼續維持婚姻生活。無奈彼時政治情勢突然變化,蘇聯跟中共交惡,因此朝鮮與蘇聯老大哥爲首的共產集團行而遠之。同時許多朝鮮留學生突然逃到西歐。於是朝鮮政府急令召回350名公派留學生。Ok Geun 配合地遵旨。他們買了幾本專業書籍和衣服。他年輕的太太抱著十個月大的兒子,陪他到火車站... 她本來也許可跟他一起回去的,可是Renate擔心這一趟要走上兩周穿過西伯利亞的火車行程太吃力,因爲她又懷孕了...

那是1961年,柏林圍牆才剛建成...

開始二人都深信不疑將會再見。她每天給他寫信,他也給她寫。他寫了50封信,最後一封是1963年的二月才到她手上,而,那是封訣別書。只有簡單的一行字“親愛的Renate,希望妳跟孩子們都好。我現在開始不能繼續寫信了。”

Renate Hong 向外交部求助。他們說,Ok Geun隨時可以入境東德。而駐東柏林的朝鮮使館卻跟她說,她先生爲了建設國家,不克前往東德。這個國家無法放棄任何一個國民的為國服務,希望她能夠了解。她不能了解,她繼續給他寫信,最後一封於1964年八月原封不動退回。在首爾市的飯店房間她打開給記者看,折疊紋清晰可見,好像她才剛收到這封退函,而不是43年前。

終于她放棄了,獨自把兩個孩子帶大,她從一個女教師到今天Jena市一家藥廠主管。她還是獨身。她說,她的孩子沒道理突然要面對一個由天而降的繼父。


故事說到這兒吧!Renate 整理好三大本兩個兒子的相簿要帶給Ok Geun。今天,她人,在首爾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