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10

一張留給劉曉波的空椅子 Ein leerer Stuhl für Liu

「我沒有敵人」是奧斯陸這個展覽的標題。
這是2009年12月劉曉波在法院中作最後的陳述時所說的話。
兩天後,他被判處十一年徒刑。
2010年12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典禮


德國明鏡網:一張留給劉曉波的空椅子 (Spiegel Online: Ein leerer Stuhl für Liu – deutsche Version)


作者:Maria Marquart


他將在鐵窗之後經歷此生最大的榮譽。諾貝爾和平獎今天在挪威頒發給劉曉波。可是他無法親臨現場。中國憤怒無比的政權,牢牢地監管這位胸懷不同政見的人士。數十年來這還是第一次,這個至高無上的和平獎,將空留在奧斯陸 - 最重要的座位竟然是空著的。


今天本來應該是他的大日子。當諾貝爾和平獎頒發典禮在奧斯陸舉行的時候,劉曉波能見着的只是他的獄警。


挪威首都的市政廳大會堂裏進行的頒獎儀式上,將為被判刑十一年入獄的獲獎人保留他的座位。「空椅」標誌著中國對人權的壓迫。

獲獎人的演説,將由挪威女演員 Liv Ullmann 代替朗誦劉曉波的一段文稿。他透過他的妻子捎信說,他希望能夠有一個兒童合唱團上臺表演。憤怒的中共政權不允許諾貝爾委員會直接與獲獎人接觸,恰恰相反,它還向其他國家施加壓力,抵制頒獎典禮。十八個國家的代表將不會前往參加。


這個儀式將是百餘年來的諾貝爾和平獎,首次面臨歷史性的時刻。七十年來首次在嚴格安排的儀式上,印有諾貝爾肖像的金牌,諾貝爾證書,以及一張高達一千萬瑞典克朗(相當於110萬歐元)的支票,竟然無法授予得獎人。諾貝爾委員會只允許得獎人的直隸親屬代替接受殊榮。可是連劉曉波的妻子劉霞也不被允許前來,中共領導人已經將她軟禁並嚴禁出境。


諾貝爾基金會的嚴格規定有其歷史原因。當1935年德國記者 Ossietzky 被授予諾貝爾獎時,納粹政權同樣禁止獲獎犯人或是他的親戚前往奧斯陸。Ossietzky 的律師,被允許代理接受獎金 – 然後拿了錢人就不見了。


現年54歲的劉曉波是繼 Ossietzky 之後第二位,在被扣押的獄中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南非反種族隔離政治家 Albert Luthuli 在1960年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 - 但他等了一年才獲准出境領獎。1991年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當時她被軟禁,是她兒子代表領獎。當時緬甸軍政府對昂山素姬獲獎,也曾同樣表示憤怒。但是卻比不上中國對劉曉波得獎的反應。


今年10月當諾貝爾獎委員會宣布人權活動家獲獎時,中國政府反應尤其激烈。劉曉波被視爲國家公敵,一年前因顛覆國家政權被判11年徒刑。與其他人民公權活動家一起他們共同擬定零八憲章,這是一個要求更多民主和言論自由的宣言。


中國政府用盡一切伎倆,企圖阻擾奧斯陸的頒獎儀式。首先,他們召見挪威大使,宣布兩國關係將受到影響的後果。挪威漁業部長 Lisbeth Berg-Hansen 原計劃10月視察行程突然被取消。另,中國冰凍與挪威正在展開的自由貿易項目。


強大的政府嚴禁中文媒體報導這個國家首次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而英文媒體也只報導了這個政府憤怒的反應。中國政府蔑稱獲獎人是「罪犯」。諾貝爾獎委員會的委員則稱中國外交部是一群「小丑」。


目前,中國更加嚴緊審查。從星期四開始,西方電視頻道的網站如 CNN,BBC 和挪威 NRK 都被禁止。


反諾貝爾頒獎儀式以減少劉曉波榮譽


這個政權對世界各國成功地施加壓力,這可以從一些國家拒絕前往諾貝爾頒獎儀式可以看出。十八個抵制國家是俄羅斯,埃及,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其中有些國家聲稱基於行程安排不過來的因素不克前往。塞爾維亞起初表示無法參加,如此惹惱了歐盟。『我們當然希望看到,希望加入歐盟的國家,能夠充分地認同歐盟的價值觀。』一位諾貝爾獎委員會的發言人說。週四晚上,塞爾維亞議會終於任命人權監察員 Sasa Jankovic 代表出席頒獎典禮。


27個歐盟成員國已明確確定出席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據諾貝爾委員會表示,德國和其他44個國家已經允諾前往參加。按照外交禮節將派遣大使前往參加。


中國爲了抵制劉曉波的頒獎典禮,自己搞了一個獎項。本週四在北京頒發「孔子和平獎」 - 據説這個想法來自一群大學教授,以澄清「中國觀」的和平定義。獲獎者是台灣前副總統連戰。但儀式成了一場鬧劇。連戰沒有到場,而是一個小女孩代領玻璃獎杯。連戰辦公室表示並沒有收到獲獎的正式通知。


中國更加嚴緊審查


雖然中共政府禁止劉曉波參加諾貝爾頒獎典禮,但他們的極其憤怒的反應,反而提高了這位持異見者的知名度。『世人將會看到奧斯陸給劉曉波預留的座位空空如也』諾貝爾評獎委員會主席 Thorbjorn Jagland 表示。『面對來自中國的壓力呢?』『其實我一點也不感興趣。』這個和平獎並不是針對這個國家。但它給予中國一個「強烈信號」,那就是遵循經濟發展的道路已經到了政治改革的時刻。


但事實上,目前政府嚴厲對付批評政權的異見人士,他們面臨相對惡化的局勢。中國人權組織的維權網 CHRD 報導警方採取全國搜捕行動:知名的維權人士目前不被允許發表言論。出席奧斯陸的頒獎典禮被認為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據 Jagland 表示,發出將近140個邀請劉曉波學者圈内持不同政見者前來參加,『幾乎沒有人』獲得出境許可。


流亡海外的異見人士,約有40名將出席奧斯陸代表中國的民主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