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3

《艋舺》與佛洛伊德



感謝玫瑰推薦文章。敬佩文章作者以“作學”的態度來看電影《艋舺》之餘,也毫不含糊地馬上回應以示感謝:

佛洛伊德之無所不在:談《艋舺》暗藏之文學理論

《艋舺》是一個相當深刻的成長故事(initiation story)。成長故事多描繪青少年的人生經歷,表現他們內心的衝突以及最終的成長。海明威許多短篇小說便是典型的成長故事。成長故事之所以吸引人,在於它探討的是一種建立於衝突的模糊地帶。青少年界於大人與小孩之間,往往是成長故事刻畫的對象。



《艋舺》循著成長故事的脈絡,架構出一個充滿了衝突的世界。不管是省籍衝突,黑幫勢力對立,乃至於角色內心自我的矛盾,都加深了成長故事所強調的一種模糊與衝突之美。而這也讓《艋舺》成為一個相當豐滿深刻的成長故事。

這一篇對《艋舺》進行如此深刻分析的論文真是非常有意思。全篇採用大量學術觀點進行剖析。作者必是一位能夠深度思考之人。贊成文中大部分的觀點。所以,只在此進行點的討論。不進行討論的地方代表本人對作者觀點的認同且由衷折服。

討論之前必須先剖白,本人也是佛洛伊德的信徒,自然非常感動,看到2010台灣國片起飛的同時,竟然也是佛洛伊德重新復活的時刻。

佛洛伊德一直是一個非常具有爭議性的人物。但是不可否認,是他打開了人類心靈潘朵拉的盒子,開闢了一個浩瀚無窮的心理學領域,抵制中古西方靠教會牧師才能夠得到的精神解救和解脫 – 相異於東方儒家思想,憑藉自我修持強調『自省』、『反求諸己』、『修身養性』的自覺能力和内在精神力量。但是佛洛伊德的學説並沒有取代宗教信仰的地位。

佛洛伊德最大貢獻在於他在《夢的解析》提出的“潛意識”學説和解夢的方法論;而最具爭議的地方是他不容相悖的“性學”和“父權論”。

當天地萬物均以“陽具”而得到解釋且得出結論,難免顯得牽強附會。所以當潘朵拉的盒子裏僅僅以“陽具”為論述基礎時,佛洛姆(Erich Fromm)和楊格(Carl Jung)最後決定與他分道揚鑣。演變至今心理學領域反而以“心理行爲研究”大行其道,就是以人類行爲病徵來進行心理矯治。

必須說二十世紀初還是一個相當保守的年代,“陽具”理論自是大膽且駭人的,在舉目皆是裸體照和同性自由戀愛結婚的二十一世紀,“陽具”其實已經如同人體手足一樣的尋常,不再是衍生成長情結(complex)的百分之百元素。(因本人離開亞洲甚久,必須坦承個人對亞洲社會的認知欠缺,畢竟“超越父權”在西方的今日已是徹底的實踐)。

作者說“蚊子對母親的態度顯然相當冷淡,甚至怨恨母親。”。我倒沒有體會出蚊子對母親“怨恨”。反而覺得一個“單親青少年”的蚊子,跟母親的互動算是“良好”,而母親最後接到退學通知單,還是不拆穿“畢業旅行”的謊言,證明
一來這位母親對“望子成龍”的放棄
二來也是因爲“放棄望子成龍”,才能夠與兒子仍然保持良好關係。

作者說“《艋舺》甚至可用後殖民主義(post-colonialism)之理論來分析。”相當深刻。我感謝自己不是作者對觀衆的定位“認為自己處於一個文化優越的世界,而帶著一種同情、甚至否定的眼光去看待艋舺這個世界,其實與入侵印度的英國帝國主義者無異”。

反而,這裡我單純地僅僅認爲透過這部電影《艋舺》,觀衆得以篤定認知,正港台灣的本土認同,在“省籍衝突”的漫長道路上,終於得以健康伸展。

這正是台灣的軟權利的厚實基礎 - 兩極社會下民族自覺反思後的文化產物 - 所以既有《艋舺》的黑幫文化,又有亞洲周刊去年報導《光陰的故事》流行電視劇的眷村文化。

類似的社會衝突在各個國家都有,譬如:美國白種人和黑種人的磨合而選出Obama、瑞士以西方基督衛道而禁止回教寺建蓋、法國以法律制定來約束回教徒頭巾披戴的場合、德國社會致力於土耳其裔與德國人之間的融合議題、、、

最終 – 感謝作者非常有思想地提出多方位的思考角度以供吾人進行“腦激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