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4

腦筋劇院 Grips Theater


此篇獻給吾友M.H.


不是因爲她好心請我看話劇,而是因爲她請我看了一齣好話劇。
也不是因爲她體貼地想到我,而是因爲她認爲有意義的東西要與我共享。


要介紹這齣話劇,其實必須先介紹這個劇團。


Grips是柏林方言,意思是“Köpfchen(腦筋)”但是Grips並不僅僅呈現“腦筋”,它還有多面向的意義。它不僅僅是德國唯一,它可能是世界唯一!


Grips 把觀衆群體面臨的生活需求、難題和渴望視爲己任,衍生成有意義、活潑動人的話劇。在這個背景生成的話劇裏,企求觀衆重新正視生活瓶頸,幫助觀衆激活渡過生活難關的創意想象,同時透視自我生活、改變自我生活。



近50年來Grips 致力於兒童青少年的文化教育和實踐。奉獻者有專業老師、專業演員、戲劇培訓員,共同與孩童和青少年在Grips園地為這個社會奉獻。支持這個團體的不乏越來越多的社會朋友,教育人、教育心理學人、醫學人、法律人,還有科研人、學術人等等。


在這樣的土壤之下,這個話劇團越加走向社會動向議題的前瞻。同時為文化政治方向鋪路。


我個人認識這個話劇團是八〇年代,透過精彩至極的《一號綫地鐵Linie 1》。果然,此劇正是話劇團成立近50年來最成功的一齣劇,且二十多年來各地演出沒有間斷。這齣劇描述的是柏林小人物和正視“十字山區Kreuzberg”與土耳其裔融合議題。


要知道這個劇團的表演場地其實很小,約莫一個豪宅客廳那麽大、那麽高聳的方圓之地,呈現的道具總是別出心裁地、有意義地、同時有多方用途的創意展現。演員就僅僅那幾個扮演多重角色達到話劇百分百的張力(昨晚有五個)。



話劇主題名為“Stress焦慮”。描述的是一個由企業對校園呼喚,由學校順應企業需求而主持的“企業校園項目” – Teamworx Contest團體創意競賽!這關係了學生的分數。終于到了比賽當天,而參與學校活動的這個團體裏頭,經過各種青少年對生命理解的對話激盪和衝突,最終只剩下兩位學生參與。學生爲何不響應?原因很多:
譬如有人認爲企業跟學校串通獲取廉價創意
譬如有人宿命認定自己將來就是Hartz 4-Empfänger(最低社會救濟金申領者)努力亦徒然!
譬如有人玩電腦遊戲的時間都不夠了,何況應付學校?
譬如有人志在做廚師,對創意計劃沒有概念


創意競賽是主軸,由此牽引出青少年面對學校團體項目各所呈現的性格缺陷:
有人虛榮,視分數為求學終極目標
有人焦慮,視學校任務為皇上聖旨
有人麻木,視學校任務為例行公事
有人鄙視,視學校任務是浪費生命


這齣劇摻合青少年校園焦慮、友誼張力、問題家庭、Last but not least,“校園殺手Amokläufer”的來龍去脈。“校園殺手”在西方不是新聞了。但是 – 如何面對?如何從病症根部處理?卻是各國政府面對到傻眼不知如何應付的社會問題。


必須說,這齣劇是那麽地生活化。就在妳我四周可以觸摸得到。劇中五人一度排排坐共同朗聲數十句父母一貫對孩子們的指責和“諄諄教誨”。句句熟悉地如夢魘般地敲響父母心靈 - “教誨” 的確令人發狂。


這裡,校園殺手的伏筆在電腦癮士。他們對學校不感興趣,而全副精神投入電腦遊戲,其實基本上都帶有反學校、反老師的傾向。劇中安排的“校園殺手”同時也是“電腦癮士”那位學生對老師(Frau Franz)的指責:
我的名字是Marix,不是Mike!我如此敬稱妳,請妳也花點精神搞清楚我的名字!
寄給Julia的示愛郵件,誤入老師信箱。老師 - 妳竟然在大庭廣衆朗讀我的情書?!


然後 - 終於那一天來臨!“企業校園項目” – Teamworx Contest團體創意競賽!
然後 - 簡簡單單地一句項目展示取消!
然後 - 居然警車嗚嗚作響來到學校帶走學生電腦癮士!
原來 - 老師意外地發現電腦癮士手提電腦上對老師生命構成威脅意圖的檔案!


因爲被老師(Frau Franz)透過電腦載存内容,告知警方,而被逮捕的同時 – 這當然是對這個社會和對學校的控告!但是 – 對看這齣劇的青少年是否會形成“誤導”?- “校園弑殺意圖”無罪!因爲 – 罪在老師?!這裡觸及敏感區域,拿捏不易。這齣戲更應該招引學校老師們來觀賞 - 假如他們才是罪魁禍首的話!


最後一幕,是那位組織搖滾樂團的學生,他視學校任務是浪費生命。他彈著吉他,搖滾呐喊出七個字母:“R-E-S-P-E-C-T!”。啊!年輕人的呐喊 - 如暮鼓晨鐘!


對社會關心,感謝Grips 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