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6

三槍拍案驚奇 A Woman, A Gun, A Noodle Shop

Friedrichstadtpalast(腓特烈城宮劇院)Foto: herbert schulz

柏林影展對廣電專修的我而言是熱愛人生一隅的彌補,也是靈魂的另類釋放。二十多年來不看電視就此每年一度“視覺嗎啡”百分百。


那份投入
跟工作任務無關 – 工作任務在此時必須遁形
跟家庭義務無關 – 家庭義務在此時必須退讓
跟價值信念無關 – 盲人摸象選電影全靠運氣



所以 – 如同許多非業中人士
加入每年二月這個行列
憑藉的只是傻到不行的熱情!


那就像今晨篤志做一隻早起的鳥兒
9:30的電影在東柏林的Friedrichstadtpalast(腓特烈城宮劇院)
起個早,草草打發家事
好啦!為“晨影”出發啦!
遠遠駛進腓特烈大街就看到數百隻比我還早的鳥兒
棲息在腓特烈城宮劇院之前


順序入宮吱喳聲浪不斷
這裡說英語那裏說日語
各國各地撲翅飛來鳥兒
脫掉那厚皮厚毛的累贅
置放那隨身拖帶的行李
打開那口袋的報紙雜誌
掏出一早準備的保溫瓶
流離的目光巡視朋友呢?
晚來鳥兒的急促和歉然、、、


好!布簾掀起
金熊出現 – 我的柏林影展!




今晨是張藝謀的競賽片“三槍拍案驚奇”,也是他拗口的英文片名“A Woman, A Gun, A Noodle Shop”。哈!是蠻好笑的搞笑片,好笑和内容貧乏地令人不禁悼念一代才華橫溢藝術之星的隕落。唯一不改當年的是他對“顔色”的感覺。所以,演員服飾誇張色澤鮮豔的花俏,來點綴西北荒漠夕照雲影的深邃。



能夠以當年的紅高粱拿下金熊獎的那顆晶瑩的藝術靈魂,勢必要出賣給權勢富裕,才能一躍成爲當代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傳播之星。曾經頂著藝術光環發光發亮的中國第五代導演,如今隨著富裕的中國起來了,藝術靈魂卻同步隕落在壯年。一憾!


當然,藝術光芒永遠被歌頌。所以,影展上會放映1987年的“紅高粱”。我也會再去看一次,重溫對中國無限憧憬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