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2

五體清文鑑 Ein Schatz von China oder Deutschland?



新年接到他的郵件:“我在蒙古,零下三十五度,正在打包行李,明天飛囘、、、 這次我真地把工作完成了,進行了那麽久的事、、、。”

這裡,我想要說一個故事了,慶賀他的堅持,慶賀他的完成,就此記下他的故事、、


這個國寶,我還在摸索是中國的,還是德國的?!80年代認識他,姑且稱他爲“橄欖”。

那個年頭,都是高中聯攷成績很濫的德國人,不得已只好選擇要求低分的漢語系來讀。這樣的人彼時有一大群。這些人隨著中國經濟崛起現在都居要職。

這個國寶“橄欖”,從80年代的歲月跟著一批漢學生,大伙兒稱他為“書蛀蟲”。他就是那種可以義無反顧把自己奉獻給淵博知識,而怡然自得到不行的那種人。他竟然12年來著手德語化康熙至乾隆皇帝年間編撰的《五體清文鑑》。

[維基網:《清文鑑》者,滿語字典也。初則專為釐定清文而製,其後乃漸合各大族語言,至五體對照而後已。有清諸帝率有多族共主之王者氣度,而勤學更遠勝前此諸代。如高宗以帝王之身而躬習滿、蒙、漢、藏回諸語者,漢、唐未之有也。《清文鑑》之著作,蓋中國盛世之徵。]

此文獻共有三冊,1957年重新印製,每冊約千頁?!而且準備今年夏天出版,橄欖說這個詞典的價錢約是200-300歐元。

所謂五體指的是漢、滿、蒙、囘、藏文。他個人的貢獻是德文、滿文部分。

12年來他自費從事這項艱巨的工作。這套古書的各種古文輸入依賴的是他各方西藏、新疆、蒙古的朋友完成。這個工作小組共有六、七個人,其中有一個藏人、蒙古人、維吾爾人,各負責其中三文體。至於滿文部分,他早已完成,2007年以他的名字出了第一部“滿德字典”。由此他自信滿滿,可以把其他中國少數民族的文字德語化。

用Unix電腦語言撰寫程式,橄欖編撰《五體清文鑑》的德文版,同時自己用Unix編撰其他五體的輸入法。但,德文版裏還兼容並蓄了中國的《山海經》。此古書顧名思義對山海萬物進行解釋,譬如:“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首,其紋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謠、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孫”

橄欖問我:“妳知那說的是啥動物嗎?”

“啥?”

“哈!斑馬呀!” 哈!一絕!

早已完成博士學位的橄欖,正等著一個海德堡大學和另外兩個波昂大學的教授職位。

我問:“橄欖,你爲何不進行你的教授論文?”

他說:“唔!這個《五體清文鑑》就是呀!”

嗯!的確,是一部偉大的人文文獻

又問:“爲什麽不加入英文版呢?對你而言,輕而易舉,這樣又可以流傳全球!”

“啊!這件事可以由別人完成,我沒有興趣。”

還是用中文交談:

“橄欖,20年前記得你告訴我,簡體給你帶來很多麻煩,因爲透過部首、轉注、形聲、假借、意會、、、可以猜到很多漢字,簡體破壞了這套體系、、、”

“對!但是文字是文化的一部分,文字會接受時代鑄造。甚至可以把簡體看作是代代相傳的中文漢字諸多里程碑之一。還沒完呢!誰知50年後的漢字會如何演化?但是,中共不應該篡改古書!”

“什麽意思?”

“古書可以重新印製以饗大衆,但是爲何要把古書裏的漢字也簡化了呢?古書就是古書呀,代代相傳!然後中國字體走到50年代改革,可以呀!”

橄欖也識得簡體

橄欖痛恨讀古書時出現簡體

我,要求不高也不讀古書

我,僅僅要求一份現代中華文化的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