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9

被怪物吞噬 Vom Monster gefressen

無人能夠逃過金融市場的魔掌。連銀行家、投機客也成了罹難者。他們再也無法掌控自己一手創造出來的東西。

《德國STERN雜誌》2011年10月20日 作者:Hans-Ulrich Jörges

再沒有贏家了。所謂宇宙主宰不再享有永恒凱旋的甘果。這個故事最大的諷刺在於,恰好就在此刻,人類站起來,向毫無節制吞沒世界的金融市場大聲抗議;金錢教堂的梵蒂岡 – 華爾街遭受憤怒者、變節者圍攻;銀行數十年來賭注耗盡它們珍貴無比的資本、輸掉客戶對它們的信任,同時就在社會與金錢雜耍家對峙不下的當兒,他們自己竟然也成了輸家:投資銀行家、對沖基金經理、大炒家。那個龐然怪物 - 如同德國前聯邦總統科勒曾經如此稱呼金融市場 – 竟然吞噬掉它自己的創造者。這些人不會一夜之間一貧如洗,但是他們之中的許多人逐漸開始向貪婪時代的輸家靠攏:被宰的納稅人、債臺高築的國家、絕望的政客、被嚇壞的小小投資客、憤怒異常的中小企業、被釋兵權的集團經理。再沒人能夠掌控自己所一手創造出來的東西。再沒人懂得自己所設置的運作過程。金融衍生產品流竄各處,被用來毫秒之間處理非人化交易的電腦,連它們都成了犧牲品。連它們也打錯算盤,而立於羞愧無地自容。

約翰‧保爾森(John Paulson),全球最成功的投機客,在金融危機當兒尚且下注不良抵押債券而賭贏二百億美元,搖身一變成了全美名列第十五位的大富豪。今年他的對沖基金至少輸掉六十,甚至八十億美元。他的旗艦基金Advantage Plus在今年九月份貶值19,4%,從年初到現在起碼共貶值50%。《紐約時報》報導他的境遇時用“嚴重創傷”這個字眼來形容。

全球最大對沖基金供應商Man Group的股價于今年十月中旬短短的三天裏,跌落了15%,乃是十年來最低水平。大致來説,百無禁忌炒作一切金錢可以下注的對沖基金價值平白于今年九月貶低了3,2%。所有股票和債券策略均告失敗。八月底德國充斥投機證券和槓桿證書。可是乏人問津。

善於炫耀自己讓人類快樂賺取數十億鐵證的大炒家索羅斯(George Soros),呼籲歐盟領袖「立刻」解決危機,並且對華爾街露天宿營的示威者表示同情。多麽虛僞!歐盟人權法院最近才駁回索羅斯對一家法國法院的申告。這個法院控告他内綫交易而科以罰金220萬歐元。這還便宜他了!紐約的對沖基金億萬富翁拉惹勒南(Raj Rajaratnam)也因内綫交易被判11年徒刑。這是歷年來對觸犯這項罪行最高的刑罰。『今天,經濟犯罪以不可估量的汎濫之勢,被包裝地既無法被確認又無須面臨懲罰地恣意濫行,同時作陪的還有催眠效應廢話連篇的主流旋律。』在1920/21年的新年除夕,一位銀行總裁這樣寫信給他兒子。然而,這個譬喻在今日終于喪失效力。

投資銀行的榮耀已消失殆盡。利潤大師和獎金王子再也無法魔幻變出允諾給主子的高額暴利。德意志銀行總裁约瑟夫•阿克曼(Josef Ackermann)被迫與自己今年設下的暴利指標一百億歐元作別。『真令人失望!』他這麽形容他手下的投資銀行家 – 接著必須從原來10500的職位裁掉500名,假如這樣得以精簡成本的話。其他的金融機構則在投資銀行事業部裁減掉上千個職位。同時因爲銀行業股價狂瀉,意味貪婪無厭族群保險庫赤字的形成。2010年超過80億美元分別準備獎勵四家大型投資銀行從業者的股票獎金,還剩下50億美元 – 可憐的有錢人!

這個行業面臨巨大壓力,同時開始重新思考:『我們必須徹底重新審視,被視爲效忠市場實體純粹單一目標為己任的我們,是否公正無失。』最近约瑟夫•阿克曼這麽説。天哪!「效忠?!」這可是一個嶄新的口氣!但遠遠不足以讓他成爲金錢教堂的馬丁路德站起宣告:吾人斯在,就此拓展嶄新的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