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31

„Occupy Wall Street“ Zeigt uns, wie Demokratie aussieht!„佔領華爾街“ 民主哪般風采?


縱身一躍跨過封鎖柵欄 – 紐約金融重鎮一位撐把紅色紓困大傘的示威人
《法蘭克福匯報周日版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 am Sonntag》
2011年10月16日作者: Johanna Adorján


Occupy Wall Street“ Zeigt uns, wie Demokratie aussieht!„佔領華爾街“ 民主哪般風采? (Deutsche Version)


„佔領華爾街“運動究竟如何與政府官方和金融系統抗戰:紐約一周行


美國塔里爾廣場位於曼哈頓的市中心,離當年世界貿易中心大樓足足有投扔一石之遙的距離。它並不很大,充其量只是一個小廣場,它的正式名稱乃是投資人命名而來Zuccotti公園,,2001年9月恐怖襲擊後又重新建起。但是在那裡聚集了一個月左右的人群,其中有些人也在那裡露天宿營,憤憤不平地硬是喊它的老名字:自由廣場(Liberty Square)。從遠處就可以聽到鼓聲,逐漸靠近陡地可見路人高舉海報,如同他們走入廣場的姿態。『墜落銀行,而非炸彈 Drop Banks, not Bombs』。


聚集在這裡的有年輕人、老年人,黑人和白人,亞洲人和拉丁美洲人,基督徒,猶太教人,穆斯林和佛教徒,老師,學生,職員,有的人來自曼哈頓住宅區、阿肯色州、甚至更遠的地方,交談數囘就知道其中一些人有點神經質,但是大多數人非常理性。看上去該有數千多人,可能還更多很難説。沒有領導人,這是一個沒有階級的群體。讓他們團結在一起的力量是共同的憤怒:憤怒生活在一個國家裡,如他們所說,他們僅僅擁有這個國家百分之一的權力和資金,其餘的人則必須自行了斷困境。『我們是百分之九十九』這就是他們的戰鬥標語,他們不斷地齊聲高喊。


本週初始還是夏日天候,乍看之下頗有夏令營般的氣氛,但是觸及的每一個話題都繞著政治打轉。 『我們要工作』、『非洲國家每年支付...』、『你願意為這點錢幹活嗎?』- 這些話語聲浪在行路之間傳入耳際。『什麼是你關心的議題?是什麼把你帶來這裡?』一個參加了第一次示威大會接下來每天晚上下班後都要繞過來這裡看看的年輕人詢問我。我告訴他,我是為好奇而來。他說他反對《愛國者法案》,反對中產階級的消失和反對債務累累的破產銀行拖垮全球經濟引致危機之後,居然故態復萌繼續炒作 - 『同時間我們面臨失業或是只有一份勉強糊口的工作,還沒有醫療保險;而畢了業的大學生不僅面臨五萬美金就學債務,還面臨一個沒有遠景的未來。』


憤怒中團結一致


一周之中的天氣逐漸轉壞。氣溫開始下降同時也開始下雨。前一天還有數百人同聲附和,共同去上城區(Uptown)朝聖,到各個銀行總裁住所門口進行抗議。到了週三就只剩下二位數字的志願者了。今天他們要去摩根大通集團執行長狄蒙(Jamie Dimon)他家。只要任何駐足觀看的行人,手中就自動被塞來一張紙頭,上面寫著請打電話給狄蒙,電話號碼也寫在紙頭上,『告訴他請他務必凴良心繳付稅金』還附註2012年狄蒙將會領到43萬6千美元的退稅金額。


Zuccotti公園這一天有一大半消失在藍色塑料防水布之下,那是示威者平舖下來睡覺用的。露營專用帳篷不被允許使用,以防撐架帳篷的金屬棍棒可以被用來當作武器。記者把麥克風指向抗議者:『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這裡的?』 - 『你們究竟想要什麼?』 - 『是什麼把你帶到這裡?』總是同樣的問題。另外一群在一張格瓦拉海報旁邊的沙發上舒坦閑臥的年輕人,在足前貼下標誌:『停止拍照,停止提問』。今天有兩個男孩特別招惹記者青睞,他們的海報上寫著:『我們替你們解困,現在輪到我們了。』(We bailed you out, now it’s our turn)他們頂多才十四歲。


乍看之下好似雜亂無章,其實組織完善。真像是個小村落的形成,有固定睡舖、一個每日端出二千份熱食的廚房、一個諮詢處、還有一個互聯網中心,由此經由數個年輕人日夜向世界其他各地現場播報這個村落的所有動向。這裡還有一個理髮師免費剔髮。一個專門接待記者的接觸站,由這裡也發行本村之報名曰《佔領華爾街新聞報(The Occupied Wall Street Journal)》。另外還有法律顧問工作小組或是保潔工作人員。就是沒有衛生設備。報紙的地方新聞充斥著當地居民的怨懟不滿,説是過臭、過髒還有深夜噪音擾寧。


名人慕名接踵來至


每天晚上開一次聯合大會簡稱「GA General Assembly」。擴音器的使用遭到禁止,但是沒有也不要緊。發話人先說半句,四周圍觀的聽話人就轉過頭向身後人重覆那半句,身後人接著續向後邊人再重覆第二次,都聽到了;發話人這才說出下半句,下半句由集體繼續重覆下去,他們說這是「人體麥克風People’s mic」,聼來倒有點像是希臘合唱團還是作禮拜唱聖詩似的。但其實效果奇佳,而且造成發話人自動精簡自己的句子。不過到目前也有一些喜劇效果,譬如一位女性發話人開始說第一句:『嗨!我是瑪麗』,四周圍觀的聽話人就轉過頭向身後人說:『嗨!我是瑪麗』,『嗨!我是瑪麗』。


這個運動(簡稱OWS),開始被美國主流媒體嘲笑,現在他們居然開始每日競相報導,而且報導口徑充滿同情。雖然也有媒體批評這個運動缺少一個主軸思維且世界觀過於簡單。『一個把世界分成99%善良和1%邪惡的團體、、、卻閉口不提美國人過度消費、養債度日的習性,這才是這個社會大多數人的癥結所在,遠勝過那1%的問題。』《紐約時報》這樣評論著。


盡管如此,公園佔領者逐漸得到重視。閃閃發亮的名人親自蒞臨拜訪同時也在當地透過「人體麥克風」而發過話的有麥可•摩爾Michael Moore, 專欄作家Naomi Klein 和美國學者齊傑克Slavoj Žižek等人。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給予正面評價 – 終於人類發出正義的怒吼。現代語言學與認知科學之父杭士基博士Noam Chomsky 認爲這是一次至為攸關緊要的運動,無論運動的結局爲何。連奧巴馬總統似乎也得到訊息,所以有次記者招待會上被問及他含糊地回答似乎是可以理解群衆訴求。女演員Roseanne Barr und奧斯卡影后蘇珊•莎朗頓 Susan Sarandon 亦先後來到。



值得尊敬的互動


這新一輪的集體抗議今年六月在紐約開始,數人在市政廳門口露營抗議市長Bloomberg 的緊縮預算政策。七月加拿大雜誌《Adbusters》首次呼籲群衆九月十七日佔領華爾街。他們希望看到二萬人次前來示威。目的是要讓奧巴馬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華盛頓議員如何受到賄金支使。結果來了數千人,而且目標並不那麽具體,可是就此來者不歸。而且最晚從十月一日起,當七百人集體示威遊行走過布魯克林大橋時被拘捕後,就見諸于世。


如同所有的抗議活動都帶有一點瘋狂的色彩。這裡也來了瑜伽熊團體,他們圍成半圓閉上雙眼,一坐就坐上數個小時吟誦符咒。另有些人看起來好像直接從六十年代的加州飛奔而來,髮稍別上花朵,臉龐浮現夢般的微笑,只有手中的iPhone才透露出他們活在我們的年代。無政府主義者散發傳單,上面警示大衆千萬不要誤信警察。隸屬活動分子的核心人物從他們身上就可以嗅出味道,沒有衛生設備的小村落在所難免。


這裡集體的互動如何組織起來,從我親身經歷的一個例子就可以看出來。一位約莫五十來歲躁動不安的男士高舉一面告示牌:『美國 – 恐怖分子國家』當我請他説明原委,他卻向我撲來質問我難道啥都不懂。這位男士非常激動,但僅僅數秒之間馬上三位穿著連帽外套和善的年輕男士將他團團圍住,他們三位是「維和小組」:『我們在此和平示威,互相尊重;假如你不這樣想的話,就該離開這裡。』他們這樣對他說。


週四氣氛明顯變了,市長Bloomberg 宣佈限期明日清場。示威人都很擔心面臨撤退。謹慎起見乾脆自行開始打掃。塑料防水布折疊起來,刷洗大隊開始執行任務,絕對不能讓人抓到任何把柄。『打死我們也不走!』一位儘管涼颼颼的天氣穿著一件短卹的年輕女士説道。他們準備組織成一隊人鏈以防警察入場。雖然這樣不合法,『可是咱們也不是爲了守法才來這裡!這是一次抗議行動。』我們的談話被一位年輕男士打斷『現在要去Cipriani餐廳了。市長正要前往用晚餐。我們要給他遞上集體簽名的請願書,說我們拒絕清場,有興趣的人就一起去吧!現在得走了。』


民主正是這般風采


這個小團體負笈出發頂著風就逐漸擴大,走過數條街在一家高級餐廳門口打住腳步。『民主哪般風采?民主這般風采Show me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 / This is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聼來韻律有致,好像一首熱門樂曲。喊叫了一刻鐘也不見Bloomberg從餐廳裏出來,這群人失望地離去,邊喊道:『民主!』、『民主』、『民主』- 『對這種人』、『對這種人』 - 『只適合朝九晚五』、『只適合朝九晚五』、『只適合朝九晚五』 接下來加入運動的另首招牌口號:『天天!週週!佔領華爾街!』


週五清晨廣場上的人群明顯地增加了。據説來了三千多人。人與人肩並肩。互聯網上呼籲群衆加入,以防清場。一個自發走向百老匯的遊行隊伍,導致數人遭到逮捕。人群與警察之間蓄勢待發非常緊張。Zuccotti公園的權益人Brookfield Properties公司(確實與常理相悖,一個公共公園竟然是私有財產)開始宣佈禁止使用睡袋。而氣象預報下周起將會有降雨和風暴來臨。


雖然整個運動的重點繞著一些實務打轉,但是運動的內部核心逐漸穩定,同時開始獲得影響力。一百多個美國城市,都舉行了類似的抗議活動。10月15日週六也在德國銀行區舉行大示威。


他們可能不是99%。但他們卻執意認真效仿。


來源:F.A.S.

---------------------------------------------------------------
德國民意測驗協會

Allensbach Institute
作出一項德國公民性向
請從下列名單
選出5項您最尊敬的職業

82% ----- 醫生(第一名)
67% ----- 護士(第二名)
42% ----- 教師(第三名)
41% ----- 技工(第四名)
33% ----- 工程師(第五名)
33% ----- 大學教授
29% ----- 律師
28% ----- 神職人員
25% ----- 企業經營人
22% ----- 警察
20% ----- 大使、外交官
17% ----- 記者
14% ----- 傑出運動員
09% ----- 軍官
06% ----- 書商
06% ----- 政治家
04% ----- 銀行家(倒數第二)
04% ----- 電視主持人(倒數第一)

醫生護士 –懸壺濟世、華陀再世!
可敬可愛!

銀行金融 – 飽盡私囊、貪婪敗世!
可惡可恨!

電視主持人?
嘩衆取寵、集體愚民、貽害民智!

---------------------------------------------------------------


2011年10月16日

全球反資本主義的人如日中天
他們在超級銀行大樓門口露營
他們邁步直直走向各個大都會
他們佔領具有超級象徵的廣場
反金融機構暴動已然成爲主流
就在這個周末全球80個國家
數十萬地球村民一一走上街頭

最令示威人興奮的是
在歐洲終于找着大聯盟 - 政治!
政治終于反擊,說的是 - 譬如
破產銀行強制國家化!
金融領域強制新規劃!
金融機構強制分離化!
貪婪金融經理得處刑!

德國 - 不甘示弱急起直追
綠黨要銀行債務刹車
社民黨要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分離
基社黨要監察銀行盈利獎金和股息
連熱愛「經濟自由」的自民黨
也信誓旦旦要整治銀行
前經濟部長FDP Brüderle說:
『經濟人不做作業,
政治人就得抓人罰人!』
嚇!難不成
自民黨與左派黨兩黨合併?!

無用的政客!
機會主義的政客!
發聲過晚、反應過慢!

這一陣子嚷嚷
可有魄力用力執行?

。。。。。。。。。。。。。。。

2011年10月14日

紐約市長要清場
請示威人移駕,還說
示威人從九月中旬佔領的
Zuccoti 公園既沒廁所又引耗子
下令用高壓清潔器打掃
打掃乾淨再請示威人端駕入座

瞧!民主社會國家
清場的遁詞就是好聽
哪像神州政權的清場?!
一聲令下
刷刷地數十萬大軍坦克機關槍
對著手無寸鐵的老百姓
對著國家未來棟梁
對著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紐約市長下令清場行動
從早上七點起進行12個小時!

『不衛生?!』23歲示威人火大了!
另位解釋我們自發自組清潔隊
假如市長能夠親自前來慰勞
帶水、帶鍋瓢盆壺來給我們
才叫做了解宿疾沉屙
才叫做懂得民間疾苦
才是市政市民萬衆一心

事實上公園示威自治非常專業
從垃圾、膳宿、醫療、法律
甚至財務支援、媒體互動
均設有委員會專司
每天兩次討論大會釐清命題
俾能照顧所有示威人的訴求

這次走上街頭的人
不乏美國社會不得勢或僅是
看不過去、看不下去的精英

爲何站起來?
因爲 - 經濟綁架了政治!!

。。。。。。。。。。。。

2011年10月11日

終於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類
站起,說不!而且
來自萬惡之源的華爾街!
佔領華爾街!
佔領華盛頓!
終於聽到弱者呐喊!
很快地第一個網站成立:
http://wearethe99percent.tumblr.com/

另有好事之人 - 好事?
那當然是德國人
興奮地不能自己
立即捲起袖子伏於案前。好啦!
維基百科也出現介紹 - 首版?
那當然是德文版!

「我們是百分之九十九」!
http://de.wikipedia.org/wiki/We_are_the_99_percent
有人覺得不妥予以刪除
可是維基一向民主
萬萬不可兀自動手
刪除人家辛苦寫字

於是文章開頭出現一行字:
如果您是文章作者
請試圖了解什麽是刪除請求
也請您不要刪除此通知。
點擊:進入刪除會議】

其實 - 維基啊!
急啥要刪除?
今天的你
也是數十年人類耕耘而來!
且稍安勿躁
看看99%的人
有多少話要說?
能說上多麽久?
聲浪能多麽大?
效應能多麽遠?
再來討論是否刪除

2011年10月15日
響應美國呼籲
「我們是百分之九十九」
將分別在
柏林、科隆、法蘭克福
舉行同仇敵愾的示威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