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1

中國的第一夫人:一名文藝兵 Die Kunstsoldatin


2013年5月18日《法蘭克福匯報周日版》

作者:Maren Rehberg

中國的第一夫人:一名文藝兵 Chinas First Lady Die Kunstsoldatin (deutsche Version)


彭麗媛,中國的第一夫人,充分體現這個國家所缺乏的所有價值:人性、真實、開明、解放和整合性。

當彭麗媛與夫婿,中共中央總書記三月份首次出訪回國後,她陡地變成另外一個人。也可能出訪之前還在國内就被塑造成了另個人。中國人陡地沉迷在名副其實的「麗媛狂」當中。在新浪微博上,用戶不斷上帖貼出她的照片;電視,報紙,博客相繼推出新的細節、文章和照片。討論的不僅是她的風度、髮型、還有衣服款式,包括她的手提包和化妝等等。她不再是彭麗媛,她成了個蜜雪兒•歐巴馬、一個凱特•密道頓、還是個卡拉•布魯尼

彭麗媛回國後成了「中國夢」的象徵。一個現代、迷人、自信的中國。一個再也無須躲在西方背後的中國。三個星期之後,彭出現在《時代》雜誌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百人名單之中。一個名人完美地崛起了。

一名成功的歌手

彭麗媛到底做了什麽?其實她啥都沒做,起碼她還是出訪之前的老樣子、老行徑。她是中國最有名的歌手之一,當然是公開場合露面擺樣和自我營銷的行家。她很清楚如何獲得掌聲,即便置身於國際舞臺之上。但在一個娛樂圈此乃稀鬆平常的事,換成是中國政治圈這可就再新鮮不過了。那裡人們依然記得毛澤東最後一位妻子江青,這位被定罪爲1966年到1976年之間文革元兇,臭名昭彰「四人幫」的成員之一。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年代之後的元首原配都從公開場合消失遁形。彭麗媛可不願被老公置於身後。她的名氣也容不得她恭退身讓。

她的母親在一個巡迴劇團擔任歌手,她父親擔任山東省一個小官職。1976年,她十四歲報名參加山東一所藝術學校試音被錄取。十八歲,她加入了著名的人民解放軍樂隊。如此她成了一名「Wenyi-Bing (文藝兵)」。兩年後的她得以攀爬突破。在中國春節聯歡晚會她得以出場表演,一個相當於1963年來德國各大電視臺每逢歲末除夕重復爭相播放僅有十八分鐘長的英國詼諧短劇-「單人晚餐Dinner for One」這樣的電視節目。她的歌曲乃是讚美黨和祖國俗不可耐的流行曲。

群衆的最愛

Unsere Heimat liegt auf der Ebene der Hoffnung/Von den Küchenkaminen der neugebauten Häuser weht der Rauch, 我們的家鄉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煙在新建的卓上飄蕩,

kleine Bäche fließen an den Ufern der Dörfer/hier ein Feld mit Gerste, dort ein Feld mit Hirse,小河在美麗的村莊旁流淌/一片冬麥那個一片高粱

fünf Kilometer Lotusteiche, fünf Kilometer Duft/Ah, hey, jo, he, ya, ah, eh, ah, you! Hey! (Überraschungsrufe)十里喲荷塘十里果香/哎咳喲嗬呀兒咿得喲咳喲(驚喜讚嘆之聲)

Generation für Generation leben wir auf diesem Feld/damit sie (China) gedeiht, damit sie aufblüht, unsere Hoffnungen liegen auf dem Feld der Hoffnung. 我們世世代代在這田野上生活/我們為她(中國)富裕為她興旺,我們的理想在希望的田野上

緊接著彭成了群衆的最愛。她巡迴全國各地為軍隊和人民群衆歌唱。1985年值中越邊境衝突之際,數個星期她走訪士兵駐紮營地,帶給她好一陣軍民好感。彭被打造成樸實無華且簡約之人。對中國共產黨來説她成了「模範人士」。

新婚之夜噁心連連

習當時在黨内屬於冉冉升起年輕的一代新星。他的家庭背景頗具影響力,他父親官職做到副總理,最後卻和許多人一樣 — 其中也包括彭的父親 - 在文革期間遭至被捕入獄。習近平一心一意往上攀爬,於1986年職任港口城市廈門的副市長,且已經離過一次婚。幾個月後女歌星與中國成功黨官公子一向被稱爲的「太子黨」結婚。據説彭新婚之夜因吃下過多蝸牛以至噁心不已。之後許多年這對夫妻不常見面。他們擁有一個女兒,父親大量工作,母親則長期旅行。彭被鎖定成歌劇英雄角色,譬如年輕女勇士花木蘭 — 可比擬為中國的聖女貞德 —或身穿藏族傳統長袍歌頌「解放」西藏,「是誰來解放我們?是親愛的人民解放軍」。

當習近平2008年攀爬正式升為胡錦濤的繼承人,彭開始避免在公眾場合露面,而大量專注於慈善業務。2008年她讓十五歲大的女兒前往四川做地震災區助手;2011年她成爲世界健康組織的親善大使,打擊肺結核和愛滋病蔓延,一年後,她與比爾•蓋茨共同從事抗議吸二手煙運動。

麗媛風格

然後2013年3月,她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出訪來到莫斯科。彭麗媛自信地與習近平臂挽臂地走下飛機。她把風衣暗色領子高竪起來,脖子圍了一條淡藍圍巾,微笑地她向衆多的照相機揮了揮手。接下來數天,中國人着迷地追蹤她公開露面的各個場合,簡直不敢相信他們自己的眼睛:高雅的彭在國外不僅穿的,連送的都是中國貨。居然是那些廉價不值的中國貨,可是連國内富人都爭相穿戴譬如像是LV或是Gucci這樣的舶來品啊。緊接著一個新詞兒誕生了:「麗媛風格」。彭的設計師互聯網平台立時被攻克崩潰。大家都想購買樣品、大家都只想模仿「中國蜜雪兒•歐巴馬」的彭麗媛。他們其實終究追逐的還是一個西方理想化身卻不自知。

彭麗媛充分體現這個國家所缺乏的所有價值:人性、真實、開明、解放和整合性。既無醜聞、亦無謠傳,更無歪七扭八的臭事圍繞在她身上。彭出訪一路穿戴的中國設計師品牌,她其實穿了十年。一代年輕人愛的就是她這點,關於她的故事他們主要是從父母或卡拉OK點唱機得知:他們終於敢賦予彭麗媛以信任;儘管經歷了無所不在的利己主義,醜聞和腐敗,在彭麗媛身上,他們終於被允許看到一個真正的榜樣。

宣傳内容的一部分

同時中國人卻忽略了彭麗媛當前真正在做的是什麽事情:她正在將共產黨的形象加以現代化。透過她的個人説明了,中國 — 說的也就是黨,走入了現代化。有可能她很坦誠、友好且直爽。從她身上簡易透露的信息不見得是矯飾而來。然而,它卻總為黨的目的所用。彭曾經就是、現在還是中共宣傳所用產品。而彭從未反抗或提出異議過。

三月底突然一張照片在互聯網上浮出檯面,照片顯示彭麗媛在1989年一個榮譽褒獎解放軍部隊的場合上出現,這個部隊乃是殲滅天安門廣場上學生運動的英雄隊伍。數百人被打死,事後軍人在這個場合得到表揚。彭麗媛呢?她在當場為祖國英雄歌頌鼓掌。這就是她的角色,至今一成不變。

哦,對啦:還有,這張佐證照片還在同一天就從中國網絡被消失了。

來源: F.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