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7

一戰百年祭:羅莎·盧森堡 Rosa Luxemburg

Die Sozialdemokratin: Rosa Luxemburg (1871-1919) kämpfte an der Spitze der Arbeiter- und Frauenbewegung.
Ende 1918 gehörte die Juristin und brillante Autorin zu den Mitgründern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kurz darauf wurde sie ermordet.
社會民主黨黨員:羅莎·盧森堡(1871生,1919歿。奮戰領導工階層和婦女運動。 1918年底這位女律師,亦是出色璀璨的作家,係共產黨創始人之一;之後不久被謀殺
 
2014213 《時代周報八號特刊20142Zeit Spezial N° 8 Februar 2014
作者: Christoph Dieckmann
抵制德國社民黨參戰的意願 19148月她創了一支反隊伍她維護和平終生不渝
2014,百年一次世戰陰魂不散。即便坊間連連出現相關一戰的反思書籍,卻也扼制不住蠢蠢欲動武力犯界的野心。釣魚島、烏克蘭。連土耳其也覬覦敍利亞内戰之便,企圖藉口跨界入侵。人類進化只維持在技術文明層次。如同漢娜·阿倫特Hanna Ahrendt透露Karl  Jaspers與德國的政治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的一段對話韋伯被問及對「科學」的看法科學最大的意義在於,囘說「測試人類忍耐的極限。Um zu sehen, was man aushalten kann.不是嗎?連一向以科研為名進行航空事業研究的中國,也一反常態信誓旦旦「航空」意即「防空」(2014415日明鏡網)
不僅如此,西方   並非僅僅意味地緣之域,尚且代表人類價值文明的代名詞  面臨空前未有的挑戰。共產主義在柏林圍牆倒塌那一霎那破產,資本主義隨著雷曼兄弟墜入深淵。什麽才是人類的依靠?俄國人開始懷念惡魔史達林、中國人死抱毛的大腿不放。當人類無法對「價值」進行有效的闡述之時,只能任憑原慾獸性武力汎濫?
共產主義被誤解濫用,資本主義被操縱汎濫。故而反思人禁不住逗留在特定歷史人物的「價值回顧」。此篇回顧人物是羅莎·盧森堡,回顧的作者Christopf Dieckmann.可說是碩果僅存仍然頻頻回首瞻望一個已經不存在國家 - 東德。卻是難得一見具有高尚道德情操的東德代言人。神學系畢業的他,現在是《時代周報》的記者。
201119反思人基於同樣情懷,為這位偉大的女性曾經記下一筆:羅莎·盧森堡 - 無產階級的母親Rosa Luxemburg - die Mutter des Proletariats   。世戰一百周年紀念,緬懷人類文明的精神巨人,信手譯來分享以稱快之!
*********
死亡將她神聖化了,榮耀卻也伴隨著她的生命。被人們追思為共產主義的殉道者,而她其實是一位社會民主主義之人。難以思議真確無比聯邦德國 現任副總理 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 家庭事務聯邦部長  史薇姬Manuela Schwesig二人師母名字羅莎·盧森堡。一向以傳統為榮的社民黨奮力忘卻此事 源自臭名昭彰的史實 1914社民黨身陷民族狂熱役之漩渦。盧森堡並未失節堪稱一位國際主義
1871年生於彼時地屬俄羅斯-加利西亞Zamost羅莎·盧森堡Rozalia Luxenburg其實一位不具愛國主義的波蘭人不受宗教束縛的猶太同時代表德國無產階級。一個和平主義人兼革命人,一位法學博士和黨校教師,為衆人所深愛且深懷解放意識的女子,她將一個個世界群體牽繫起來。既瘸又拐的她身材矮小,列寧稱呼她是「雌鷹」。她一旦上臺演講,場子必也轟動沸騰,熱心躁動女評論家的時政分析總也披上一層冷色之光
女詩人親密的監獄信札展開在我們眼前。囚室鐵窗前的雲朵,孔雀翎的撲撲振翅和山雀的喃喃低語,在她眼裏都是生存的啟示。 有時覺得我不是個真正的人,而只是披上衣了的一隻鳥或其他動物191752她從波茲南要塞監獄寫給她的 宋佳李卜克內西Sonja Liebknecht「内心深處我覺得 [...] 大黃蜂飛舞的莽莽野草才是我真正家園  我怎地會站在黨代表大會[...] 妳知無論如何願終將死在場上:一場街道戰鬥,或監獄深邃之篤定異常,大山雀才是我真正的「同志
幾乎整個大期間羅莎·盧森堡都在監獄裏渡過。囚禁的理由是高度企圖叛國罪,後來又以「保護性拘留」關禁之,因爲外頭進行大肆謀殺且慘死。一次世戰不僅吞噬數以百萬計人的性命,它也分裂了德國工人運動。普遍各階層人士將戰爭視爲「浴血興國」。共同流下的血沖拭階級偏見,消社會障礙
社會民主黨議會派191484日一致通過批准戰爭信貸,直到122出現唯反對票:卡爾·李卜克內西Karl Liebknecht。其他持不同政見者則積極組成黨內反戰力量。由此而來1917年成立的德國獨立社會民主黨(USPD獨立社會民主黨)。而於1916年由李卜克內西和盧森堡成立極左傾的斯巴達克斯團隊(Spartakusgruppe)加入
戰爭與和平羅莎·盧森堡是一個生命題。她防堵戰爭粉飾愛國,揭露戰爭是放任資本主義的面具:股利上升,無產階級倒下。」她抗拒一個逐漸資產階級化企圖想通過選舉來實現社會主義的德國社會民主黨。絕非經濟成長,奮力爭取民主自由才該是資本主義的天職。盧森堡也反駁列寧和俄國布爾什維克,因爲他們冷血地視戰爭為革命的接生婆求之不及。然而,忍無可忍的是,戰爭嚴重削減個人自由,甚至「滋長勞工和資本在革命時期的燠熱空氣中,每一個局部小衝突[...]一觸即發的爆炸指的正是政治性集體罷工,終將導致武裝暴動
1918年秋王國和君主制面臨崩潰。盧森堡從監獄釋放出來,連夜趕往柏林。艾伯特Friedrich Ebert成了總理。他與昨日勢力結合。 1230,斯巴達克斯團隊脫離獨立社會民主黨,李卜克內西和盧森堡帶領下,立德國共產黨。191915日爆發斯巴達克起義。遭到鎮壓。社會民主黨古斯塔夫諾斯克(Gustav Noske)下令執行鎮壓「總得有人做尋血獵犬,我不推責任。
盧森堡和李卜克內西潛伏至地,銷聲匿跡 115的晚上,他們被維爾默斯多夫民兵治安隊(Wilmersdorfer Bürgerwehr)逮捕。李卜克內西慘遭酷刑,末了在蒂爾加 (Tiergarten) 被槍決。與此同時,盧森堡坐在指揮隊長帕布斯(Waldemar Papst)的辦公室。她那時正在閲讀歌德的《浮士德》,輪到她、先是慘遭毆打,遍體鮮血淋淋地被拋進車裏。尚在車途中,中尉赫爾曼·蘇雄(Hermann Souchon)槍擊她的頭部。末了將她的屍體丟入運河。屍體直到531才被人發現

隊長帕布斯死於 1970年。死前 不久,他洋洋自得地透露謀殺令是他親自給諾斯克打電話獲得同意以後執行

羅莎·盧森堡不是一位得過且過的女英雄。「歷史最終之必然目標在她乃是「無產專政。這個詞彙在今日讀來聳人聽聞,特別當我們知曉史達林、古拉格和極權專制之後。她連做夢都沒夢過已然實踐的社會主義,也從來沒有見過一個民主化的資本主義。她對列寧黨指揮所謂新類型的批評成了一句名言:給予「異見者」的自由才是「真自由」羅莎·盧森堡的格體現在純潔左傾理想狀態。她畢生奮鬥爲的一場解放人類的鬥爭。如此高風亮節之士要比人類更懂得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