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5

德國國家足球隊「我們是一家人」Deutsche Nationalmannschaft: "We are family"


 
德國國家足球隊「我們是一家人」DeutscheNationalmannschaft: "We are family" (deutsche Version)

德國是世足盃冠軍!同時一個後國家之世界一家慶祝此役之凱旋
作者: Elisabeth von Thadden

兩個小女孩在元氣大傷的老爸身上爬下,在數十億人目光凝視下她倆終於同時鑽入黝黑的臂膀裏穩坐著:一個女娃兒腳上穿著銀色涼鞋,另個穿的則是彩色澤Soley Lamia博阿滕Jérôme Boateng的三歲雙胞胎,直到現在我們才一窺風采。數分鐘前,博阿滕才幫助守門中衛納約爾(Manuel Neuer,把巴西明星球員梅西(Lionel Messis的球從球門線踢到老遠,漂亮而且沒犯規。

 
下一張片:這對雙胞胎打著赤腳涼鞋很可能掉在草地某處其一正騎在(Mario Götze格策世足盃市值高達37百萬歐元的背上另個女娃兒則騎在格策模特兒女友價格也不菲的她名字應該是 - 凱薩琳Ann-Kathrin Brömmel)現在都一一浮出枱面 終場哨響吹起的七分鐘同一個格策,用胸部接下許勒(André Schürrle)踢過來的球,然後天衣無縫地凌空入球門。美國新聞頻道CNN記者驚嘆道:「球藝驚人!美哉!Beauty!沒有可疑的金錢醜聞,也不是鋼鐵般的戰鬥,而是拉丁美洲式的獨有特色:美麗!幾分鐘後,球賽進行到第113分鐘格策踢進的這球,與他樂滋滋紅彤彤的頭顱,加上腦後博阿滕最漂亮淺棕色雙胞胎女娃兒的稚氣臉龐,幸福地融為一體。

才剛發生的新鮮鏡頭同時球員們已去度假數英里長球迷觀景大道已拆卸,默克爾與球員在球場更衣室一別後,當然24小時內就飛囘柏林,工作能永遠閒置不做

永恆,她如何驚鴻一瞥?這些都是歐洲午夜時刻,在馬拉卡納足球場留下來永恆的影像。一次由德國人上場展示的首度世界公演:第一次後國家時代的世足盃留給世界的是一幅幅家庭圖像。放眼望去,1945年以後狹隘德國的民族形象,那種誠實頑固的國家身份核心認同:小家庭,包括婚姻、白種膚色、基督教、德語母語、鐵的紀律,在衆目睽睽之下一掃盡淨

輪廓甚至閃動些許模糊的點,在這如此令人難以置信隸屬女人禁區的男人宇宙這個超男性的單性足球世界,施魏因斯泰格和波多爾斯基,這對相好竟然在球草地上玩起弄假似真的親吻遊戲,還立馬推特傳給全世界。2002年泰山卡恩如同洩了氣的皮球坐在球門前,壯士扼腕未能守住入門那一球的影像留傳至今,德國尋找自我的歷程一路走到我們今天看到的這些圖像,遠遠超出了簡單的身份認同。如今,呈現在每個人的眼前。

2002年泰山卡恩如同洩了氣的皮球坐在球門前
 
不只這些。當然,想要營造傷感或贏獲人心:娃兒、動物和純潔吻總萬無一失。然而這次的成功一點沒有多愁善感的色彩。波多爾斯基孩子樣兒的頭顱,在2006年的世足盃裏代表的還是一個波蘭裔移民的成功敍事,在球場上奔跑。而在巴西這次世足盃期間根本沒被換上場 但,他也是世界冠軍。

無須馱負救國重任的球賽踢來輕鬆無比


 
他早做了父親,這次帶上6歲的孩子。當球場人去場空之際,他還在場内帶孩子練習11。父親波多爾斯基守門,小波多爾斯基踢球,然後我們從孩子身上看到大人,還看到,如果一個多年來毫無戰事的民主國家,可以凝聚多少顆寧靜的心靈。如果不須要像可憐的彌賽亞馱負著救國重任上場的巴西人那樣:還記得那場半決賽德國以7:1攻克巴西之後,大衛·路易斯含淚說,他原想贏賽以慰國人心靈之苦嗎?

記者鏡頭的注意力聚焦在世界冠軍一個個新立的家庭

這個顯然較有優勢政治現狀,幾乎令人感到憤世嫉俗不公,但是一個沒有心靈包袱的球隊,球員和教練都無須擔心輸了球會被球迷射殺,踢球時要輕鬆多了即便像第二輪德國與阿爾及利亞那場,德國球員的表現不足也僅止于一場討論而已。也因為每一位德國球員對球賽意義的認知真切,所以也沒人在巴西慘敗後,說錯話或做蠢事。勒夫用平淡無奇的口吻說明為了獲得第四顆星(世足盃歷史四度奪冠)這十年的努力,這個球隊終於長大成人了:與觀眾貼心,一群與哈利·波特共同成長的觀衆,直到這些足球神童走出粗糙稚氣的殼。好像這個世界迫切需要這些照片以證明時間並非無意義地消逝了

施魏因斯泰格彎腰與小波多爾斯基平視説話

因此,馬拉卡納終場哨響之後聚光燈之下的他們不是閃亮巨,也不是獨奏家,而是一圈圈奇特家庭小群。雖然也看得到有些爲了模特兒生涯絕食瘦挑的球員女友,把金澄澄的冠軍杯捧在胸懷與汗水淋漓的摯愛熱烈地自拍照片但群集的攝影鏡頭大多聚焦在世界冠軍新穎奇特家庭的溫馨:家的故事有愛有淚,譬如克洛澤(Miroslav Klose,球賽以來不斷重複報導,他現在已經36歲、自從2002年世界馬拉松賽跑開始就不間斷參加,一直到現在人們才看到他的牽手摯愛:雙胞胎諾亞和欒恩(Noah und Luan媽媽。相機鏡頭也聚焦在一個人們並不熟悉的新姿特寫:施魏因斯泰格彎著腰,才好跟小波多爾斯基齊平對視不受打擾説幾句話聚焦在博阿滕身上,他一次臂捧兩個小娃兒,直到又爬到格策背一言蔽之:一個團隊。

 
究竟是啥恐怖魔法,讓他們71大勝巴西?而2006年「夏日童話」的青春,如何成了泰然有度世界冠軍的事實,讓冠軍們一個個開心地背著人家孩子來慶祝凱旋

好似神賦予了社會學家一個任務他們不氣餒地冀望於烏托邦,試圖把後國家的模式」的理論(引述著名哲學家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和家庭的世界主義(引述著名社會學家烏爾里希·貝克Ulrich Beck構建成一個和諧畫面,呈現在馬拉卡納的草坪We are familyWe are來自不同背景、不同家庭形式的世界冠軍,所以一個地球村世界社會刻來臨托付於球賽一張張這樣的圖片作為一個傑作來歡慶

德國?興奮地傻了、累了。又回到工作崗位。結束了,終於結束了:四個禮拜以來我們不眠不休地興奮異常。我們每個人集教練、球迷、守門、觀眾、球員之伴於一身。終場哨響來得適時一切恢復正常。

只是所謂「正」已悄然發生變化。這個世界社會裏無數的孩子,此刻湧向足球協會,奔向合適的球場練習,以求偉大且獨特唯一,甚至可能共結成一個真正的團隊。今天聯網多麽容易鍛煉出競爭力的心多麽真切。世界之家的兄弟姐妹共同競爭。每個人都希望創造一個有意義的生活。而自從世足盃決賽以來,他們親眼目睹「家的允諾」。這個允諾由一個富裕的德國體現而成

這些圖像銘記在心,很快他們將湧向世界職工市場,奔向一個不是遊戲的場所。他們知道,在馬拉卡納的那一瞬間永恒告訴他們,那場球賽與現實多麽接近:瞧 小波多爾斯基一蹬,把踢向球門左邊底部,這一球守不住,他,老波多爾斯基奮力縱身向球撲去卻只落得尖擦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