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4

拯救希臘 勢在必行 Griechenland muss gerettet werden

妥協,在歐洲歷史上總也扮演一個良好的角色。Der Kompromiss hat in Europas Geschichte eine gute Rolle gespielt. © AP
拯救希臘 勢在必行 Griechenlandmuss gerettet werden (deutsche Version)

布魯塞爾出籠的妥協方案很好。因為歐洲必須拯救希臘。
 
2015223 《法蘭克福匯報週日刊FAS Frankfurter Allgemeinen Sonntagszeitung
作者:Peter Carstens 1962出生,係法蘭克福匯報週日刊政治版柏林駐派記者

布魯塞爾又出籠一套妥協方案。次地字字珠璣、精心打造出來條條國際外交詞。任何一位政治家可以各自領會字裏行間透露的凱旋信息以便回國傳播給媒體大衆。這個結果的確很好。

個結果有利於希臘歐洲和國。希臘財長將之謂為「具有建設性的多義詞」,他對方案措辭的優美描述,畫龍點睛地道出歐洲一體化的成功秘訣。如此一來希臘政府得到更充裕的時間。債權人可以將財政節約的緊束,修雅典當前春季時尚。以便希臘左、右翼極端派系,乘上溫暖海風,跨過所有協議和承諾,展翅飛翔,而且沒人需要擔憂掛慮

一位美國經濟學教授昨天紐約時報道,希臘可能面臨首回合之慘敗。但這全視希臘政府如何看待妥協方案,才能決定是否接受這個説法。凡如是説、如是寫之人這種人在歐洲也不勝枚舉實是用尺規處世。數十年來,歐洲統一進展的基礎正是奠基於,若不稱其為「不定性之文化」,則可說正是「妥協文化」。當然,布魯塞爾談判也會導致輸家的誕生:金錢、名聲、甚至是未來的選舉。相反地,嫺熟處理引向凱旋

統一歐洲之下的政治藝術,絕不會讓失敗顯得「一敗塗地」,同樣地,也不會讓凱旋顯得「勢不可擋非輸即贏的政治藝術正是普京烏克蘭政策。也是美國伊拉克政策。世戰之後的歐洲政策可用一句拉丁語的智慧形容「finem Respice觀摩結局:考慮其後果。聽來好似老生常談。但有益於從虛假回到歐洲現實,以此行之練之,助益匪淺

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走強硬路線的先鋒,給歐洲帶來的痛苦和破壞。無須走入十九世紀時光隧道,或行至希特勒身邊就知道:巴爾幹戰爭與數十萬人被蹂躪、慘遭死亡只是昨日之事,烏克蘭殺氣騰騰的硝煙仍在繼續。歐盟歐洲的外交磨床正在研究對策,分解、擊潰國家和社會之間的衝突,最後為昨日之塵。這個過程曠日持久,因為歐洲的多元不僅在其景觀和文化,還在人格和姿態

這一切的確。而且很可能目前歐洲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希臘政府這些年來如此破壞性地治國。這不僅惹惱了財務部長。耗盡歐洲的資金、時間,還絞盡腦汁。希臘人選出一個的新政府。希臘這個國家依然存在。因此,爲了希臘人與新政府的自身利益,歐洲不間斷努力嘗試, 確是正確的途徑。
政治理智戰勝經濟理智

或許恭請希臘退出歐元區,從經濟效益而言並非對付不了;甚或從財政決策而言還是一項正確的選擇。歐元區將吹起一陣新風向。然而起風之人,就不能不防範來的也可能是風暴。 一個「Grexit希臘出走」將導致痛苦和憤怒,甚至散播仇恨種子遍及歐洲 其效應,感謝神給予歐洲的長期穩定,在一定程度上無人能夠預期。而仇恨風暴的掃向很大一部分將針對德國而來

政治和金融學就是不一樣:統一總理科爾1990得到來自金融經濟學家強烈建議,在東德引進西德馬克之際,萬萬不可無視於值兌換的現實。但科爾要的是德國統一 而不是要所有東德人移民西德。他力排衆議,無視經濟理智而政治瘋狂的建議。對他而言,兩邊民族的融合要比匯率損失來得更重要。歐洲今日面臨的是同一個境況

聲勢奪人的雅典政府在最近幾個星期内極盡能事地聲討歐元區辱罵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和女總理默克爾為納粹代表、抨擊歐盟財政乃是另類大屠殺、還要求歐元國家款須與世戰債款抵扣。好像不食人間煙火似地,希臘新上任財長提出的種種訴求,導致所有歐元區各國之間的迅速團結: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危險肅穆臉龐射出的目光,已然說明一切

之而來的是,文檔開始流傳、手機開始響動、初步意向溝通。最後誕生的是一個妥協,其保質期既不明確,各方解讀又不盡相同。布魯塞爾達成妥協之役,正是這些年來成千上百議案,又一過渡方案的誕生。是否最終萬事大吉,沒人知道。但不氣餒、不挫敗地用文明方式嘗試共謀,非常值得,且是歐洲專有姿態也是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