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0

知否、知否?自戀狂一世若是,無怨無悔 Denn Narzissmus hält ein Leben lang


「黴子瑪麗」回來了格林童話「何勒太太」1914前後出的版本插圖Fritz Kunz
Rück
kehr der Pechmarie: Illustration von Fritz Kunz aus einer Ausgabe von "Frau Holle", um 1914

有些父母對兒女滿口溢美之詞:你太棒啦!你想做的一定成功!據説這樣可以提升孩子的自信心。實則不然。

 作者:Francesco Giammarco

2015517 FAS 法蘭克福匯報周日版》

 格林童話「何勒太太」說的是一個家庭故事,一個媽媽和她兩個女兒,一位親生,一位養女。後母對養女比較刻薄。養女一心一意完成所有生活任務,從不寄望有所回報。麵包烤焦之前,她立時取出。樹上蘋果熟了,她就推晃枝椏,讓蘋果落下收成。她服侍何勒太太,天天為她抖鬆枕頭,這麽一來大地就白雪紛紛。勤勉的報償是天空下起一場黃金雨,所以人們都稱呼她為「金子瑪麗」。何勒太太比較厚愛親生女,不似姐姐,這位親生女無須承擔沉重家務事。

 養女的妹妹也希望老天為她下一場黃金雨,可是她完成不了任務。麵包烤焦了,她不管,因爲她不願把手弄髒。樹上蘋果熟了,她也不收成,因爲她怕被落下蘋果砸到。服侍何勒太太,只在第一天她很勤快因爲心想黃金雨第二天開始就被懶惰征服了,也不抖鬆枕頭了。最後老天下了一場臭黴雨。臭黴黏沾一身一世,所以她是「黴子瑪麗」。

 自戀亦然,一世相伴相隨。自戀狂的人自視勝人一籌,比較聰穎,比較美麗。因此,他們認爲當然應該得到比他人更多的表揚。共同生活的規則只適用他人,而不適用自己。所以自戀狂者常讓人覺得自信滿滿。然而僅僅自視優越的感覺,對自戀狂者而言遠遠不夠。他們熱切需要別人的肯定和欽佩。這卻正是自信的反向情緒。自戀狂並不是一個病徵,而是一個性格特點。每一個人都有某種程度的自戀傾向,輕重不同。自戀與自信之間的差異如同「金子瑪麗」和「黴子瑪麗」在於父母如何對待他們的子女。

 阿姆斯特丹一所大學的研究小組對此進行研究。一個長期研究旨在探討自戀傾向如何染色於孩子。於是研究員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對565個孩子和他們父母進行訪問。自戀乃是一個自我形象,所以透過一個人對自己的描述可以偵查出來他的自戀傾向。孩子們必須對一些敍述做出判斷是否合乎自我形象。譬如:「我應額外的東西」。或是「班上沒了我,就無聊得很。」父母則是對他們的孩子的一些敍述做出判斷,問題都很類似:「我的小孩比別的孩子聰明」。或是「沒了我小孩,他班上就無聊得很」。研究訪問的結果顯示,凡是父母判讀自己孩子比較聰明或是比較有意思,比較特別,他們的孩子就逐漸形成自戀傾向。這個結果符合社會學習理論。研究人員認爲孩子自然而然接收父母的看法。如果父母認爲孩子比較特別,他們也會自認不凡。如果父母對兒女滿口溢美之詞,這樣的孩子也會期望從他人身上得到相同的認同。簡單說,孩子從父母身上習得自戀傾向。


格林童話的母親對兩個女兒待遇差別很大,「黴子瑪麗」自幼至大就被視爲比姐姐優秀,姐姐天天要打掃織布,直到手被磨出血來,妹妹卻悠哉無所事事。這位母親就這麽待這兩位女兒。當養女被黃金雨披蓋滿面歸鄉之時,母親認爲「黴子瑪麗」也應該得到黃金雨的待遇。再怎麽說,「黴子瑪麗」還是親生女啊,比較棒的孩子!她讓「黴子瑪麗」也去完成和「金子瑪麗」同樣的任務。其實「黴子瑪麗」再清楚不過,該做些什麽。「金子瑪麗」全都告訴過她。但是她就是無法完成生活中面臨的任務。因爲她想連「金子瑪麗」都可以得到。因爲黃金雨在她並不是給予工作的報酬,而是給予自我的報酬。她在家從小看到學到大的。

有兩種「高估」孩子的父母研究員這麽說。一種父母認爲誇獎孩子有益成長,是正面鼓勵。他們希望由此建立孩子的自信心。這種父母以爲讚美就是愛。這次研究結果同時顯示,自信也是一種性格特點。然而它來自父母的溫暖親情,而非溢美之詞。如果父母釋放溫暖親情,就會表示關切和真心。如此他們協助孩子慢慢發掘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如果孩子為自己著想而得到愛,那麼他們長大成人就會自信滿滿

另種高估孩子的父母,其實自己就是自戀狂。他們將孩子視爲自己的延伸。因爲他們那麽偉大,孩子必然偉大。這種父母把孩子置於高高平臺,僅如此就可以間接得到欽佩。故而自戀狂者培育自戀狂。

於父於子的自戀狂徵象雷同,高估孩子的能力,深信自己孩子優於其他小孩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類拔萃,這正是自戀傾向的最佳寫照。當然這並沒有完全説明自戀狂的原因。另個重要原因也與基因有關。如同所有其他性格特點。阿姆斯特丹的研究單位期冀做出更多相關研究。譬如父母高估孩子的傾向歷年來是否越演越盛。但是研究人員表示有跡象顯示這個傾向的增加。他們說高估孩子的父母通常傾向給孩子取非常特殊的名字。而不尋常的名字過去十年來逐漸增加。也尚在摸索當中的是高估孩子的行爲是否與社會地位有關,或是在父親比母親來得頻繁。可以證明的是青少年的自戀傾向在西方比較顯著。接受自戀測試被訪問的大學生所得積分要比25年前來得高。

 增加的跡象從何而來?有可能今日青年面對問卷比較誠實作答。然而對學者和研究人來説,自戀傾向提高源於文化背景。可見於今日社會常用詞彙如工作壓力、自我優化、個人化。基本上詞彙的意義一致,就是要從個人榨取最大限度的能量,如此必也催生出更多自愛。對孩子而言,他們勢必要優於云云衆生。對父母而言,他們的孩子勢必不同凡響。

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自戀狂是得付出代價的。自戀狂者易于陷入憂鬱和病癮。一旦他們迫切需要來自他人的讚美和欽佩,被扣壓不得,自戀狂者就會表現強烈攻擊性和暴力傾向。自戀狂的人初識令人喜愛着迷,然而時間一久,研究顯示,他們在團體當中越來越不受歡迎,終至被完全孤立。自戀狂者過著一個不快樂的人生,他的人格驗證癮自成一個牢不可破的監獄。自戀狂無法治癒。臭黴黏沾一身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