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15

Torheit 蠢人蠢事


201678日南德意志網報

今年德國書業和平獎得主是德國知名戰地記者卡羅琳﹒恩可(Carolin Emcke。她的書籍、文章和演講特別專注於社會對話,且對和平做出重要貢獻。德國書業協會在萊比錫的會員大會上作出宣布:「當社會對話面臨中斷、形勢險峻或是議題沸騰之際,恩可女士的貢獻尤爲彰顯。」


民粹主義者否定複雜真理,以輕易消化的謊言將之替換遮蔽眼下要務乃在告之於眾:無知一點也不酷

美國精英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總會有一個畢業的儀式知名科學家或政治家、或是電影演藝界的一位名人的講話無論如何務必為一屆畢業生作出一次具有突破性且非常幽默的演講以玆鼓勵年輕人啓動他們世界旅程。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的畢業生今年經歷了一場僅關乎自身且攸關整個美國公的驚人演説。「如果注意現今的政治辯論,就不能不問這個反智主義是怎麽來的」畢業典禮致辭人闡述道略略停頓,然後一針見血:好吧,2016這一屆的畢業生,讓我清楚地告訴你們:政治之於生活毫無差別,無知不是美德,一個人説話卻不知所云,一點也不酷。」這位致辭人的名字是奧巴馬。

美國總統批評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競選活動深陷豪情萬丈濁音的反智主義而不自拔這並不意味説話不該直呼其名或避免政治正確,」奧巴馬說,「而僅僅意味:說話的人自己根本不知所云。」總統對這個時代精神作出的批評 不求知充當親民可以獲得喝彩,說反映事實太過有害身心 也適用於歐洲的政治氛圍。愚蠢的民粹主義再次盛行。英國、法國,荷蘭和德國都不例外,反啓蒙姿態當道,把刻意的無知當作政治自我營銷工具來使。因此新右翼或反歐盟的政客以反精英的姿態說話凸顯自己為真親民或是超正宗的種類 - 而他們所謂的親民不過是否定事實和企圖簡化世界。

現實被拿來和稀泥成嬰兒精神食糧,編造成低複雜高悠揚的敍事。一旦生態、經濟和社會現實與此説辭對立,就乾脆否絕,以簡易消化的謊言代替。如最近時代周報網記者Lenz Jacobsen所說:「實事求是的時代已然結束。」也可以說:它被一種嬉皮政治話語取代。現實,若不能當成一碗被分析過後的粥,用精巧玻璃杯加以包裝,就乾脆否定它。深思和專業,被譴責是一群知識精英懶惰蟲畫押的態度(好像知識不用辛苦耕耘可得)。於此,民粹主義者恰恰表現出對人類驚人的鄙視,以愚蠢親民,而非智識。這個族群透露出一種誤判的奇特屬性情緒才是原汁原味的基本準則而非理智。



無知真的一點也不酷。它只是無知。種族歧視或不誠實也不時髦,它只是歧視和不實。煽動驅除外籍移民、打擊知識人或打擊歐洲,也非英雄。它只是純騷擾。錯綜複雜的現實不會因爲民粹者一味否定兀自消失。全球化也不會因爲某人允諾嚴邊境而兀自停止。
令人不滿的事實不會民粹者不提而減少。道德言論也不會因為民粹者詆毀一派正確而自動無效。最重要的是,民粹主義者不可能通過親民模擬而誠信加分。也許透過熱衷英國出走Brexit”的活動家,我們終於認清民粹主義者不負責任的行為 他們根本不在乎人民疾苦。他們甚至把人當回事。最起碼的普通人。老百姓對他們而言只是一場戯的玩偶,只要戲偶達到民粹者的娛樂目的,就讓他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