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7

Day Dream 天馬行空來做夢

長江第一彎 德欽

2004年走西藏至今,已走了四回,戀戀棧棧... 其實,除了心儀的藏東雅魯藏布大峽谷,因還未對外開放,未能如願,藏東,藏南,藏西,和中央西藏,幾乎已走遍了,藏北是無人區,很浩渺!除非有環保項目做,不適合旅遊。所以,我想,這狂野的藏西阿里,這清高脫俗,神聖自尊的岡仁波齊神山,無論如何,得再見一面...能的話,就今年!


之後,我會想去走一次絲路,上回走阿里,北上喀什,直飛烏魯木齊,本想由那兒倒走絲路到蘭州,終未能償願... 所以,絲路必須走它一回... 再來,那就是狼圖騰所描寫的蒙古大草原了,這裡涵括了戈壁沙漠,我很早就中了三毛的毒,她的撒哈拉有我的夢,但,我對撒哈拉沒有任何直接間接情感,所以非戈壁莫屬啦!

然後,我要好好走一趟雲南,那金庸筆下會使蛇,使毒的苗族,瑤族,那來自岡仁波齊山的雅魯藏布江,瀾滄江,怒江從梅里雪山山峽間奔流而下,虎跳峽的險峻,少數民族雲集的雲南...

再來呢?

再來,我想,可以休息休息... 我會想去我老爸的老家住上段時間,一年半載地,體會一下民情風俗。我的夢呵!

那兒,有個很可愛的風俗,網上找來的:

俗話說,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但這句話在這裡却行不通。因爲,從前這裡一向就有這種獨一無二的東西—馬尾豆腐。說它獨一無二,不是說别的地方就没有這種豆腐,也不是說别的地方的豆腐就不能這麽稱呼,而是這豆腐裏面所蘊含的奇特的民風民俗與獨特的文化背景。

此地是大豆的主產地。大豆在這裡每年都長得格外茂盛。所以,满缸满囤的大豆给製作豆腐提供了充裕的先天條件。於是,滿街彌漫的豆花香,走村串巷的豆腐小販以及時常上演的豆腐鬥法便成了這個小地方的一道獨特風景。

豆腐啦……馬尾豆腐……只要村子裏有這麽一聲吆喝響起,也怪了,村西村東或村南村北,保證就有豆腐啦,馬尾豆腐的應和聲此起彼伏。就像南方人的合唱山歌。和山歌只是隔着大山合唱,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與合山歌不同的是,賣豆腐的小販們兩個或三個或者更多,唱着唱着便跑到了一塊兒。這時候就不單是合唱的問題了,豆腐鬥法馬上也就開始了。幾夥賣豆腐的周圍都會聚集幾十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這些人把賣豆腐的商販圍在中間,形成一個陣營,簇擁着小販像示威一樣沿街吆喝。屁股大小的村莊三轉兩轉,幾夥人就凑到了一起。於是,好戲就開演了。先是圍觀者助威說,看誰的好,比比!也有的用激將法敲邊鼓說,敢不敢?

這時,賣豆腐的一個商販就大喊,比就比。

另一個就高聲回應,誰不敢比誰是兒!

對,誰不敢比誰是兒!周圍的幾夥人一起呐喊助威。只見其中的一個手脚利索地切下一塊豆腐,再像變戲法似的在衆人面前展示一圈,接着把豆腐掛在秤鈎子上,然後手持秤稈轉上三圈。這邊陣營的觀衆便齊聲叫好。好!好豆腐!這不算!得用馬尾穿上!那邊陣營的觀衆抗議道。

這時,另一個賣豆腐的小販就會不慌不忙地切下一大塊奶白色的豆腐,然後高聲道,誰有馬尾?哪個爺們兒幫幫場?這種場合,保證就會有人馬上遞過一根從馬尾上扯下來的細絲。衆人又一起助威,穿上穿上!於是,賣豆腐的小販就像戲臺上的表演,手提用馬尾細絲穿起的豆腐,繞場一周,有時還要在衆人面前,故意停下来抖上幾抖。這邊陣營的觀衆便會響起如潮的掌聲。隨着一聲賣豆腐啦的召唤,兩邊的豆腐眨眼便會賣個精光。

買到豆腐的村民既開心地参與看到了賣豆腐的爭鬥表演,又買到了上等的好豆腐,都像從戰場上勝利歸來一般,心滿意足地手端豆腐各自回家。兩個賣豆腐的商販爭鬥時,雖然面红耳赤各自使出了渾身解數,但看着離去的人群和空空如也的籮筐,都會露出勝利的微笑。

當然,也有例外,並非賣豆腐的都是如此争闘,有個别的豆腐小販就較乖,走進一個村,只要一聽到村子裏傳出馬尾豆腐啦的吆喝聲,推起小車扭頭便走,這樣雖然避免了爭鬥“鬥法”,但他這豆腐賣得也出奇的慢,非得等到别人的都賣完了才能輪到他,一筐子豆腐往往會飢腸轆轆地賣到天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