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3

宗教亂世

宗教在我眼裏,其實是一種信仰,一種哲理。它對人類的潛移默化,靈魂驅使,影響之巨,之遠,令人嘆爲觀止!人類可以沒有宗教,但不能沒有信仰,所以,宗教,是信仰的另种包裝,也有可能是一種最精緻,最簡易,最能直接達到目的的包裝!


宗教可以有很多形式,真理卻只有一個,真理源于人類千古文明洗煉,歷史見證。這是個客觀的分野!胡適說得好:“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鄧小平將胡適的理論實踐到極致,扯遠了!

放眼看現今亂世,以宗教之名,亂今日之世,實令人擔憂,但,回教,基督教,天主教,乃至猶太教,所信仰的神,其實是同一個,那神的使者可能不一,或是穆罕默德,或是耶穌...

人類需要宗教,聖經成了人類行爲的工具書,字典也是工具書,它,告訴我,這個字作如是解。聖經的詞句作如何解,見仁見智,看神職人員的德操,道行。如同可蘭經,衍生了可愛的回教徒,也培育了殘毒的回教原教義信徒...

所以,我對宗教,一則以喜,它使人類有所皈依;一則以憂,它成了人類破壞毀滅的信誓(賓拉登是一例,布希是二例)。

佛洛伊德著述甚多.其中有本叫做“禁忌與圖騰”,這是他著述中最大膽假設的一部,當然,所有佛洛伊德的書,都是臆測假設;但,這本假設性特高,但趣味漾然,他對宗教由來的推理。

人類當然需要道德規範,以何種形式完成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