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5

聖誕烤鵝Weihnachtsgans


昨天聖誕前夕所有的店鋪營業到下午二點,所以食品趕著昨天去採購,超市的肥鵝作廢期是26日,所以一隻鵝原售價50歐元,現在以15元賤價出售。看得我動心的想買,旁邊站著一位德國老太太,我忍不住說到:“這鵝...”不等我問完,老太太馬上接口:“是呀!真便宜,不是嗎?妳會烤鵝嗎?”我說:“這輩子沒搞過這動物呀!”老太太馬上殷勤地教我,鵝肚裏要塞洋蔥,蘋果,要上鹽巴,黑胡椒和一種專門對付鵝的佐料德文叫‘Beifuss’下體口子用牙籤穿鎖好,就送進烤箱200°C,烤三個小時,不用理它,出去散步一圈,回來就好了!嗯!那麽簡單,不妨試試!

她接著又問我:“妳哪兒來的呀?”我說:“台灣來的!”她興奮地說:“我知道呀!我媳婦兒是日本人,也從沒跟鵝打過交道,也是我把她教會烤鵝的!亞洲姑娘都不會烤鵝...”我聼了大笑!跟她道謝之餘誇她:“妳功德無量呀,亞洲媳婦兒都讓妳調教好啦!”


收銀枱全開通,每一列都大排長龍,卻是一片歡欣,沒有人抱怨,眼神一旦接觸都是會心的一笑,我後面的老太太直誇我:“哇!,妳買那麽多新鮮蔬菜,好多菜連我都不認識,妳真注意營養料理呀!”哈!她不知道我晚上要弄“瑞士奶酪火鍋Käse Fondue”呀!

瑞士式的奶酪火鍋也是吃情趣的,麵包要新鮮,蔬菜也可以進去涮…配味最好的是蘆筍和西蘭花…
很喜歡柏林的聖誕節,氣氛很好,晚上我們去做彌撒,柏林大教堂前人山人海,排隊排成好幾圈,我們沒湊那熱鬧,去的是另條街一個也是古色古香的教堂。教堂不大,所以來客都站在門外了,牧師一段段說著耶穌誕生的故事,其間穿插著一個樂團演奏聖詩樂章,還有一個合唱團的唱著優美的聖詩。彌撒節目是全天候的。所以,人們隨時進入,也可隨時退出。目的只爲了感受平安夜的一份聖潔和肅穆。

白天孩子跟他爹把耶穌誕生的馬廄已做好,美麗極了,也有趣極了!原來湖的製作是用一面鏡子代替,小小的馬廄,得牽上小燈泡,綠色的山坡是用青苔鋪蓋而成,周圍的樹木花草則是園藝店買來的小植物,點綴成一片自然田野的農莊景色,真好看,又很有創意!

末了,就是聖誕樹啦,點綴完畢,大功告成,那也已是吃晚飯的時間了,餐畢,通常一般有小小孩兒的家庭會“預訂”一個聖誕老公公,帶來禮物。這是孩子們最開心的時刻,大小孩若吾兒,會自己跑出門外按一下自家門鈴,虛應聖誕老公公的來臨,就馬上沖向禮物了…

今年首次,孩子用自己的零用錢給爸爸媽媽買聖誕禮物。我得到一付耳環,他現在對於我的穿戴很有意見… 送給他爹的是一本書,這本書倒很有意思,書名是《最後的邀請》(Das Ende ist mein Anfang/The End is My Beginning), 作者是帝奇亞諾.坦尚尼 Tiziano Terzani (明鏡首任駐亞記者)。此書內容是他在臨終前三個月,邀長子以對談方式記錄他一生的成長、求學、見聞、堅持、人生態度,以及對現代文明將何去何從的解答。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天底下最難搞的可食禽獸莫過 - 鵝!它們,肥得可以,體内一堆油脂已先取出,那三個鐘頭的高溫熱烤還是烤出一堆油!鵝翅,鵝腿事先得先跟鵝身綁在一塊兒,免得高溫噴漲,變成一隻“振翅欲飛”的天鵝!未料繩子還是給它掙開了!

吃,是已經吃畢!食客們也説好吃,但現在我看著油漬漬的烤箱,油漬漬的瓦斯爐,油漬漬的自己... 我整個人聞起來好像剛從餐廳打工回家...聖誕烤鵝大餐僅此一囘絕不重蹈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