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0

許知遠《新的社會合約》


中國經過列強欺壓 貧窮 飢荒 政爭、、、
正是!列強欺壓、貧窮、飢荒 都可以
炎黃子孫疾風勁草綿綿不絕

政爭?!
從毛到胡
恐怖依然
這叫做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中國自古邊疆的混亂
總是王朝衰敗的預兆
中央的權威已鞭長莫及
西藏的張慶黎、新疆的王樂泉在胡錦濤的庇護下
豐富資源盡情被掏空利用
邊疆民族被邊緣化、高壓恐嚇

2008.3月的西藏血腥鎮壓
一如1989當年胡錦濤拉薩的血腥鎮壓
牽繫出2009.7月新疆的暴亂事件
再聯繫到兩年來的其他著名的事件
貴州甕安的一名少女的死亡掀起示威遊行
湖北小城屍體的風波造成反動
東北鋼鐵廠光天化日下的群眾暴力事件、、、

這個國家不僅僅是“窮的只剩下錢”
這個國家竟然已是“窮的只能暴亂”

2000年北大畢業的許知遠厲聲疾呼:《新的社會合約》
(擇要登出)

【六十年前毛澤東
用民族獨立和國家統一的凝聚人心
接著陷入了無窮盡的運動、混亂和死亡
信念成了教條,理想主義僅是蒙眛的狂熱
自以為是的優越感僅僅是夜郎自大
但是這個黨和政權頑強的生存下來
因為它和整個社會締結了一個新的合約
給予小部分普通人以局限自由發展的空間
一個蓬勃的八十年代到來了
年輕一代的作家、藝術家與知識分子們
熱情的表達他們對於歷史與現實的理解
普通人開始學習跳交誼舞、喝可口可樂
人們相信一切都在好轉
但一九八九年的屠殺中斷了這一切
空氣中充滿著多少肅殺、頹敗和絕望

一個新的社會合約在一九九二年締結了
所有人都去賺錢吧
去享受經濟自由之後帶來的種種私人生活上的自由吧
去開辦公司、倒賣鋼材,去買房子、買汽車
去參加一個接一個的party
去唱卡拉OK、去蒸桑拿,去一夜成名……
這個合約是如此強大
整個社會一方面陷入了狂熱
另一方面死一樣的沉默——沒人再去談論政治
沒人再要求全面的改革

將近二十年過去了
這個合約被證明既成功
又具有異常的腐蝕性
它不僅成功了維持了中國共產黨的統治
也將整個國家推向了更強大與繁榮
它的腐蝕效果卻無法在資產損益表中清晰的表達出來
這個合約收買與腐化了整個社會、整整兩代人
它用經濟邏輯來理解一切
將所有人、事物、理念、價值,都置於數位的計算中
最終它導致了一個冷漠
缺乏正義和價值觀的社會的出現
在這個社會中,人們唯一的自我衡量標準
是擁有的權力和金錢的程度
這個國家像是在情急之中引鴆止渴
在短期內,它效果明顯,
但倘若以更長遠的標準來看
它則是一次可怕的災難

即使北京不去考慮這個國家長遠的未來
僅僅不再讓自己陷入無窮被動中
那麼,他們該有勇氣去和全社會締結一個新的合約
這個合約要允許這個社會有更大的自治空間
允許人們有更大的自由表達範圍
保障公民的個人權利與價值
人們將在這種自治中學習相處之道
創造整個社會稀缺的理性、公正、安全感與多元價值觀
人們也在這相互協商、討論中
諒解往日的爭端與矛盾
尋找到他們內心共同的憧憬】

許知遠的呼喚不斷卻也淒然
所以寫出《零八憲章》的劉曉波身繫囹圄
所以維權組織公盟主持人許志永被捕坐牢
所以譚作人以「白色保城」汶川地震調查而入獄
所以知名藝術家艾未未被揍
所以福建網民郭寶鋒被拘留
所以、、、
所以、、、

所以中國各地掀起了寄明信片運動抗議拘捕
明信片借用網絡流行語,統一書寫:
「郭寶鋒,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他們一一被拘留的地址呢?
「譚作人,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許志永,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劉曉波,你媽媽喊你回家吃飯」

所以,放逐作家貝岭想要回家吃飯
所以,放逐作家高行健也想要回家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