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8

2009 法蘭克福書展

一個住在法蘭克福中國情很濃的新加坡女友,很早就開始寄法蘭克福書展的簡介給我。“這次的榮譽貴賓國是中國,很精彩呢!終于,有一個好藉口可以拐妳來法蘭克福!!”

我看著、讀著、、、真精彩呢!

莫言、蘇童、余華等等作家的書部分譯成英、德文版。他們將親臨現場、、、!中國知識人即將在國際上大放異彩?!10月?好的,找個周末去吧!

然後,9月12、13日的僵局、、、

針對此次書展,法蘭克福主辦人籌辦了一個展前研討會。如是來了一個中方代表團。研討會進行到一半,戴晴和貝岭被喊到臺上致詞。這時,坐在貴賓席的中方代表團一言不發地離開了大廳?!

戴晴和貝岭被邀請來參加研討會之前,就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情節。譬如突然戴晴的機票無端被取消、中方信誓旦旦的警告不准邀請異議人士等等。

研討會前的林林總總讓法蘭克福市長發話了:
“我支持民主!面對研討會宗旨的允諾就應該貫徹!”

研討會?幹嘛?
不就是祛除偏見、進行溝通?
中方前任梅大使發話
“我們來,不是來上民主課的!”

啊!他是來貫徹朝廷思想的!


戴晴,主張以南非民族大和解模式來解決天安門的問題
貝岭,曾經創辦中國獨立作家筆會最後被驅逐出境

法蘭克福書展
展前研討會風波餘音繚繞、、、

中國的國際外交姿態一直備受爭議,2008奧運年在國際舞臺上更是負面地令人反感。如同柏林一家中國餐廳的越南華僑侍應生對我叠聲訴苦:我就怕客人把我當成中國人啦!我總是大聲說“我是越南人”!

展前研討會風波又一次呈現“中國模式朝廷外交的不登大雅之堂”,德國《Die Zeit時代周報》作了如下的評論:

前任駐德梅大使的言論“我們來,不是來上民主課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他刻意給德國人上了一課。言下之意“中國之事免談!!”

回顧去年的奧運時刻,這個古老新起的國度盛氣淩人的民族傲慢之氣,不僅令西方文化感到陌生,覺得不可思議,甚至還夾雜著幾許猜疑。這個大國 – 可是逼人太甚?

真正已經過去的那個時代
是鷹派高官幹部的時代!
中國豈會因爲兩位異議人士
而放棄這次在書展上發光發亮的機會?
已經成了重要外交儀式的人權爭議到底有用嗎?

有用的!
只要爭議在抗議波浪中不至於耗盡能量
只要在有新意的爭論中呈現足夠的開放度
只要在面對嚴肅的爭論時呈現足夠的決心和意願
為了民主一定要爭論到底 – 即便是面對獨裁者!
特別是習慣把自己隱藏在一面異國文化布幔之後的他們!

西方人捍衛西方價值之餘
難道沒有自以爲是之嫌?
一定也有的!
但是爭論也必須要有
因爲在中國還是有太多人因爲異議而入獄

我們最少能夠做的是
提供各種爭議一個平臺
一個像10月14 – 18日在法蘭克福這樣的一個平臺
在這個平臺上各項議題得到討論空間:
「異議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
或是像「德國媒體妖魔化中國形象」這樣的議題,棒極了!

中國官方真應該對我們的“民主課”憤怒異常!
140位中國作家被邀請將會蒞臨法蘭克福
其中有許多清醒的體制批評者
他們非常清楚
他們自己的政府還需要上民主補習班

不向西方學習
當然更不是向我們德國人學習
而是從自己的人民身上學習
所以,法蘭克福頂多只是一個舞臺替身
直到民主議題的討論可以在中國展開
最好 - 是一個在北京舉辦的書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