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4

心靈家鄉


中午有人請客去吃手拉麵!
中午的手拉麵吃到傍晚四點

三個同鄉女人
言談中才逐漸清晰
在家鄉的父母
對現在的我們
意味地域的牽繫
設若父母不在了呢?

“那回國的我
也大可以只是一個遊客!”
她們對地域的認同很篤定地是地處國

所以,很可能這是我一路來隱約有感
不自覺地忐忑著
我,跟家鄉的牽繫是如何的演變
父母尚在,牽繫自在
父母不在,我就成了異客?!

説是價值衝撞,但終究
掙扎的情緒來自
根的感覺豈可被“遊客”角色替代?!
我,家鄉,遊客??!
牽繫 - 還有什麽方式?
那,為何非要有牽繫不可?
畢竟不夠瀟灑?!
這一番不是生活例行日常
而是一番必須克服的感情心態、、、

從九月起
經過兩次雷雨傾盆
就入秋了
乍暖還寒也是最難將息

我泡上大禹嶺的高冷茶
穿上棉衣長褲厚襪走出門
親吻秋高日陽的清冷
唯一的溫暖是手中那盅茶

感覺似曾相識
好像是等待南迦巴瓦山日出的殷盼
也似大本營前凝視聖母峰的迷醉

朋友問:妳今年沒去西藏?
喔!對喲!我兩年未歸呢!
等什麽?
等兒子長大!
也等達賴喇嘛為藏族爭取到多一些的民族自決、、、
才想起自己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家鄉的概念是心靈的 – 心之所至是也

心靈皈依處,棲息著家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