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0

「封鎖佔領運動」:以暴抗暴 Blockupy-Proteste: Gewalt gegen Gewalt



法蘭克福的硝煙

#blockupy: Die EZB-Proteste in der Video-Netzschau 視頻網呈現抗議歐洲央行的活動現場。

2015319日明鏡網專欄作家: Jakob Augstein

原本對法蘭克福歐洲央行新總部開幕的抗議,轉而形成與體制的抗 - 而且很多憤怒異常。,假如街頭暴力應該被唾棄,為什麼政治暴力就該被接受

黑煙霧彌漫法蘭克福。蒙面人縱火燃燒巡邏車和沿路路障。石頭擲向警察局。歐洲央行(ECB)的新總部開幕了。「封鎖佔領運動」站起示威。一位警方發言人說,我們做好心理準備應付一場暴力示威,然而「完全沒料到示威人的仇恨心和攻擊欲如此強烈。」

真沒料到?難道當局不知道歐洲内部早已對銀行和資本主義,掀起一片翻騰洶湧的憤怒浪潮銀行只顧得保護自,而不是人。雨果不是早就說過一句名言:「憤怒於暴亂,有若風之助長火?」

法蘭克福市的一萬名警察迎接一萬七千名抗議者。 根據警方消息有150人受傷,拘捕了400人。難不成警方這次如法炮製,參照發生在2012年首次巨大「封鎖佔領運動」,表格單措施理由那一欄填入因爲「反資本主義」而採取抗暴措施

這件事在當時的確像是電擊閃光,照亮這個體制真相:資本主義,才是警察被召保護的主體。應該得到保障的不是國家、社會或民主。所以法蘭克福這個銀行之都,那時天經地義成了抗議之所,至今不變。

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的糾葛

我們不要忘記:金融危機在在顯示出一個基本真相,那就是體制裏頭的裂縫直通頂頭和底層,裂縫還存在於強勢巨人和弱勢侏儒兩個群體之間而且居然這是透過一個「體制」加以系統化保障之。這就是資本主義和民主制度之間極端不良的糾葛。一個致命的逆轉儼然成形。資本主義不再是根據民主的規則和標準進行稀少資源分配的工具。反而為了道德合法化它自己資本積累的過程,讓民主爲它搭建機構框架。

歐洲央行週三舉行的開幕儀式,甚至無須掩飾它毫不顧慮公共透明機制有些記者竟然允許參加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新總部的正式開幕典禮。來自歐洲央行的解釋由於「技術上的原因」無法邀請更多媒體。示威活動使得保安措施必須廣泛鋪展,至於想要討論實質性問題,歡慶典禮本來就不是個合適的場所。何況典禮過程將在互聯網上現場直播。現代資本主義是這樣處理公共事務。

自由只是一個工具

是有這種不來自國家合法政治可還記得1967年那位名叫彼得·施耐德Peter Schneider)的學生在柏林說:我們通曉相關越戰所有客觀事實看到我們可以引述美越南政策最不可思議的所有細節,然而這些林林總總卻絲毫激發不了隔壁鄰居的任何想像,反而我們一不小心踏到一個立有禁止踐踏告示牌的草坪,立馬激發來自鄰居内心、普遍且嫌惡

一個抗議運動的思想領袖馬爾庫塞Herbert Marcuse1964年曾寫道,傳統抗議的方式無效,因為現代資本主義已經學會整合抗議運動。馬爾庫塞說,任何在鎮壓式的包容」的社會行使權利的人 選舉權、話語權、新聞獨立權 僅僅是表面上擁有民主自由,而其實早已內容虛無不堪:「在這種狀況,自由只是無罪開釋奴役化的工具」。這些都是非常危險的想法。七十年代恐怖主義的内涵類似

有的人,還可以得到更多

今天歐洲央行貨幣政策,特別對左派人士而言,體現的是某種悖論央行行長德拉基準備用一兆歐元淹沒歐洲大陸,這些錢最終都會進有錢人的口袋。DAX指數已經衝破1萬2點關口。已經有的人,還可以得到更多。與此同時,這項措施捍衛歐洲共同貨幣,給陷入困境的南歐人沒有且迫切需要的資源:時間

此之外,法蘭克福抗議運動針對的也是這些國家面臨的痛苦:對西班牙可恥的青年失業問題、針對希臘瀕臨社會崩潰的邊緣。鑒于撙節政策給希臘帶來如此災難性的後果,實在不可懷抱任何幻想。但是雅典在遙遠的天邊。那裏發生事,我們看到。但是現在我們可以看到的是法蘭克福的硝煙

德國齊聲對抗議者的暴力作出譴責。卻無視於體制的暴力。哪個比較有價值:一個希臘退休人的生活瀕危?還是一輛德國巡邏車的報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