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27

中國的「大躍進」:毛澤東的血腥收成 Chinas "Großer Sprung": Maos blutige Ernte


北京新僑飯店員工195810大躍進」年建起一座鋼爐 Mitarbeiter des Pekinger Shin Chiao Hotel bauen im Oktober 1958 einen rudimentären Stahlofen während der Zeit des "Großen Sprungs".  |  © Jacquet-Francillon/AFP/Getty Images

1957-1962中國原本寄望大躍進帶領中原之國超前領先西方 然而龐大帝國就此陷入殺氣騰騰的混亂局面。

作者:Wolfgang Zank

八年前,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喚起人民共和國。1957年秋,他不擇手段把這個農業大國改造成工業強國。中國確立了「大躍進」國策。然而隨著大躍進五十年前被宣判結束,最後以最恐怖的結局收場

根據新近檔案研究和人口計量,譬如,荷英歷史學家馮客(Frank Dikötter 2010年在他書中《毛澤東的大饑荒——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提交的數字,大躍進至少殘害了4500萬人的性命。大多數受害者死於飢荒。此外,至少250萬人被謀殺。物質損失之巨大亦不在話下:中國總生活空間高達40%被摧毀殆盡

20世紀最嚴重罪和災之一的巨型災難究竟是怎麽降臨的

其中一個原因是毛澤東可笑無比勒令前進的速度195711月中國共產黨偉大領袖宣佈將在15年內超越英國。接下來數月,又將期限持續提前。這一切根本不在精心策劃發展,而是一個巨大暴力的推進運動

大躍進」之際毛澤東首次提出仿效埃及法老水壩建築和灌溉工程計劃,數以百萬計的農民被強制動員加入三年苦幹換來共產主義千年樂園鋪天蓋地的宣傳。策劃、動員、建設,一切都應該同步開始。幾乎無人膽敢反對。之前數月裏凡是持懷疑態度的人都被毛澤東從黨領導核心剔除

十三陵水庫項目曾就是一項在北京明陵附近的巨型水壩。毛澤東起而力行帶頭挖土僅僅半小時。實不能視爲施工祈福。因爲這項工程徹底失敗。原因是地質不夠堅硬,水不斷滲透。數年實驗無果而終最終放棄。另個項目面臨同樣的命運,甘肅省黃河的一條支流洮河,「水不上山不回家」的引洮工程。直至1961年夏停建。高達16萬人在極不人道的條件下加入工作行列。 2400工人被活活累死

即便完成了的工程,也都沒能持續很長時間。許多水壩和運河甫竣工立時崩破或是出紕漏。另外一些工程則成了道地的定時炸彈。1975年河南兩個大型水壩潰隄;淹死了23萬人。而即使某些工程雖未出紕漏,卻也難以受惠。無論如何,1961年河南灌溉面積還不到100萬公頃,大躍進之初1957年還維持200萬。而湖南灌溉面積僅僅增加了一個百分點

農民軍紀化

建設大壩的動員運動開始後不久黨活動分子合併農村時還寬鬆的農業合作社成一個高2人巨大的人民公社。農民必須接受事訓練。批分爲營、團、排,他們應該要「打仗。晨間他們排隊邁步擧旗前進上田野。

為了推動軍事化運動,毛澤東於19588月下令砲轟隸屬台灣的金門、馬祖二島。 局勢緊張,人,特別是那些落伍的人」他說。 「我國的每個人都是一個戰士。

儼然言之有理,農民不得不參加的軍事訓練;大多數人無精打采地虛應故事。但有些人則當真響應。最終這些人成了大躍進的一支突擊民兵隊。

與此同時,大飢荒蔓延開來。預期所有物資集體化,許多農民屠宰自己的牲畜。中國牲畜蓄量崩潰。因此,共黨官員建立人民公社的同時,沒收家家戶戶的鍋爐器皿。大鍋飯的時代開始。地方官因此控制了每個個體的食量。

而由上而下的壓力絲毫未減:海報、橫額四處可見標示高產目標。凡虛報天文數字為其產量指標的隊伍,都得到象徵性的表揚一面「紅旗」不那麽高度成功的獲得灰旗。被分到「黑旗」的小隊可能就很危險了:數字過低被視為缺乏革命熱情。隨著荒謬邏輯,報假聲明水漲船高。因此,河南嵖岈山人民公社19582月公佈每公頃生産4200公斤小麥的目標。直到年底全省總生産量離烏托邦相去甚遠37.5噸。

農民被奉告使新穎革命性的密集種植法:稻苗應該一個挨一個緊入,種子所須空間10倍密度行之。農業天才毛澤東還指點迷津:「禾苗若能夠一道長大,感覺就特別舒服。

農民試圖阻止糧的醖釀:「插得太近,」他們警告共黨官員「它們連喘息的機會都沒有。然後每塊稻田用上十噸肥料。不是要勒死它們嗎?!」一切徒然

宏偉的城市建設項目

農村革命正是進一步工業化的基礎。爲了達成出口指標帶來巨額貿易收入,中國政府開始下令購買國外廠房和機器,訂單主要走向蘇聯和其他東歐國家。東德領導人瓦爾特·烏布利希允諾建設糖廠水泥廠和玻璃工廠,他希望提供營建電廠。然而,英國和西德也到訂單。中國承諾以穀物、水稻、棉花、食用油來償付。的確,北京說到做到,即使後來對人民交不了差 這是威信的問題

了達成號召高收成的指標,肥料成了仙丹。擧國上下開始狂熱的搜索:糖、灰、廢料 不管什麽能當肥料特別受歡迎的是馬厩,因為馬厩的土牆是用動物糞便砌成。最開始只有無人住的廢棄處所被拆撤。但是隨著運動勢頭高昂,大夥兒開始清出一排排使用房舍加以拆卸,把磚頭打碎、撒入田野。在湖北模範人民公社的麻城縣,婦女聯盟主席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她搬離自己的房子,讓大夥兒進行拆除。僅僅兩天內300間房屋50牛棚和數百雞舍被拆毀。直至年底方圓之内近5萬房舍消失盡淨。

然而同時間,人民公社也須要建新的中央大樓儲藏室食堂宿舍醫院。四川省墊江縣,集體焚燒數百間草棚。「一殲滅草棚,三日又建房舍,百日建共產主義」這是行動的口號

城市開始推動宏偉的建設項目。北京天安門廣場就是其中之一。 1959年,廣場面積擴展60個足球場那麽大以容納40萬人為准。於是,中古城牆、建築和道路都被無情拆除。擧國上下數萬棟房舍、廠房和辦公大樓都成了挖掘機的殉難者。外國使節納悶至極:因爲其中一些建築才剛落成

大多數聞名遐邇的建築項目只是半瓶水。而且施工沒多久又停工,因為沒有建材了。有時也建了又拆,且新廣場、新道路甚至八字還沒一撇。「整個局面可以說」有外交官評論「就是一個字」

工業化的核心該集中在鋼鐵生產,也是毛澤東特別鍾情的。於此黨員肆無忌憚作出提議。於是每個人民公社都該建蓋社區高爐。原始鋼爐結構高達四米且粗糙簡陋。為了餵飽鋼爐,積極分子和民兵開始挨家挨戶強行沒收一切金屬鐵製品。誰膽敢說不,就被踢出食堂之外。當一位黨員抗議拆卸一棟房子裏的暖氣時,此人就被宣判為「右派分子」。資深黨員李瑩後來報導,單單河南省1958年就有14萬噸之多的農作器械鋃鐺進了

結果悲慘的可以人民公社出爐的鐵棒顯然過且不經用。一份來自冶金部屬實的報告説明,這次行動生産出來的鐵,其可用性甚至不到三分之一。

飢荒翩然降臨

上下不論城市農村各處工地、水壩或是鋼 都還需要另一項物資:巨量的木材。處處開始雜亂無章地砍伐樹木,短短的時間内,數個森林陡地消失。而當多處無情酷寒冬季降臨,可燃物極其缺乏,農民就開始砍伐自己種植的樹木。在北京附近一個植物園的5萬棵蘋果、銀杏和核桃樹紛紛慘遭砍伐。

飢荒翩然而至早在19583一次黨會議代表對此紛紛表示擔憂無比。許多地區糧食供不應求,因爲的農民被勒令參加水壩建設而不克經營農事然而財政部部長李先念嗤之以鼻不理會衆人的警告。

1958四月大飢荒吞噬全國。廣東有一百萬人受到波及。父母開始賣掉自己的小孩。河北省數十萬人流離失所尋找可食之物。夏季來臨,也應不了急,相反地,接著而來的秋季和冬季煉獄觸目可見。當周恩來總理195812月赴河北省視察時,張國忠告訴他,模範公社徐水縣每公頃僅僅收成了3570公斤穀物:僅是夏季指標的四分之一。徐水縣面臨嚴重飢荒。周恩來允諾協助。但是許多其他地方幹部連糧食歉收的事實都不往上匯報,因為他不願意失去被表揚發予的「紅旗」。因此,基於良心譴責,許多黨員要求國家出手強制糧食「統購統銷

處境越加困難。權貴階層不願意面對事實。「農村所謂的糧食短缺其實根本與缺乏糧食無關,問題出在政府過度課收國家苛捐雜稅安徽省黨書記曾希聖這麽認爲。「這是一個意識形態的問題,特別出在地方幹部。」因此,民兵被派往農村前往公社催收指定數量看到查到了的就搜刮。毛澤東的黨羽,鄧小平還耳提面命「催收令嚴格執行,就好像在打仗一樣

災難注定降臨。然而,1959年的夏天,修正路綫隱隱約約現形。毛澤東號召黨領導群集溫泉鎮廬山開會數周。司令彭德懷同時已經視察了他的老家湖南湘潭,也知道這個國家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勇氣非必尋常的人,他對毛澤東作出批評,而且明顯得到支持。未料暴君於82日霸氣狠狠地予以重擊。「我們今天面臨唯一的問題是,右翼機會主義者,對黨、人民和偉大生動的社會主義實行計劃,作出狂野的攻擊」。他大會上讓衆人做出選擇跟隨還是彭

毛澤東的黨羽忠於他。周恩來總是避反對。鄧小平亦然。儘管司令林彪在日記裏寫下大躍進運動基礎,乃是「幻想」,並且只會越搞越。但是,面掩護彭。何況,他還夢想 可想而知 剷除彭德懷好讓自己升任為國防部長。廬山會議衆人一前一後歌頌他們的主子,一致譴責「右傾機會主義者,在最後宣言將之定反對黨、國家和民族陰謀家之東窗事發

民兵肆虐垂死掙扎的人們

若是德懷佔了上風,大躍進勒令停止那麽災禍可能僅止於飢荒,如中國1920-211928-1930歷過的死了二、三百萬然而黨接下來兩依循偉大舵手政策 終於合力把中國帶向世界史上最大一次的飢荒。

反對派鴉雀無聲

彭德懷總司令接下來倖免毛澤東立時報復直到文革期間,被侮辱折磨致死,但他不是唯一表示反對人。許多受害人作出反擊。農民襲擊政府糧庫和火車。 19611報導披露僅僅甘肅一省就發生500案件,500穀物2300噸煤炭「不翼而飛」。也有地黨領導人暗殺的案件

不過那純屬稀少事件。飢荒難民可能奄奄一息,而絕非桀驁不馴。城市與鄉村的勞動力和勞紀律持續減少當中。黨開始使用民兵。因爲黨隊自己必須帶頭示衆。湖南直轄市黨委書記Ou Desheng諄諄教誨選用的民兵:「如果你想成為一名黨員,你必須會揍人。」1960年僅僅河南一個省就死了一百多萬人。大多死於餓蜉營養不良和相關疾病的受害者,另外67千人被民兵殺害

截至196010調查委員會被派往該區,視察嚴寒中羸不堪的人蜷縮在自家的廢墟。所有可燃物,連門窗都被燒盡。在一個村子裡,他們只找到兩個孩子 四肢像鼓槌般纖細 癱在屍體腐爛的祖母身邊:唯一的倖存者。檢查員發現到處都是集體墳墓。其中一個十個孩,而且發現他們氣息未斷

連老天也毫不憐憫加以肆虐 1959夏,北京北部下起潰隄般的大雨,摧毀農作物和村莊。同樣災情也在廣東發生,反而在湖北遭到十年以來最嚴重的乾旱。 1961洪水氾濫。大躍進政策了天災。許多大壩破壞了自然生態的排水系統,運河和水閘堵塞溢滿成災。此外,許多地區的土壤在大量砍伐後,無力吸收保存水

1961年災難達到高潮。數以百萬計人枯槁不堪。是年4月,國家主席劉少奇訪問老家湖南省,震驚不已。接下來5月黨會議上,他說農民說的沒錯,天災只佔了30,「70%是人禍。」他坦承:央才是罪魁禍首,我們領導都要負責」毛澤東不在其内。

周恩來毛澤東回面子,承擔所有錯誤的責任。劃委員會主席Li Fuchan開始重新主導不如以往出口大米,現在開始進口大米了。1961年和1962間衆多會議上撤銷大躍進的政策指標允許農民搞自己的莊稼、允許市場運作,並取消浮誇不實的大型項目

毛澤東?毛澤東心情壞到極點一副顯然被之狀不過,他並未採取任何行動。至少暫時沒有。然後僅僅四年之後,1966年,他發動下一個政治活動:文革,又次地,最後一場濫情狂歡的破壞之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