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3

Das Leben der Anderen(中譯:竊聽風暴)


是的,那部德語片“Das Leben der Anderen(中譯:竊聽風暴)”是部好片子,不僅揚名國際,同時,讓人心疼的是片中探討的議題,自成烏雲陰霾纏繞著德國人…

冷戰陣營對峙,家破人亡,隨著東西德統一雖告結束,東德時代政權壓迫,秘密警察的夢魘…等等,在這個深刻追根究底民族性的德國人心,成了一個無法超越的心結!

片中男主角 Ulrich Muehe的女兒因曾經是孩子小學的同班同學,所以我也無形地更加關心由此片而造成的社會悲情效應。這部片子男主角演的其實是自己的親身經歷。統一後,大量秘密警察的文檔被公開,誰當年做了秘密警察,密告了誰,隨之透明化。


實際生活中,Muehe的前妻原來就是密告出賣自己老公的秘密警察。Muehe 知情後痛心地跟前任髮妻對簿公堂。被告的前妻當時(2006年)已身患癌症末期,虛弱的無法出庭。最後在醫院死去的消息公佈,法院即宣判前妻無罪,Muehe 不甘繼續上訴,控告的卻是一個已死的靈魂。Muehe 從一個受人尊重,擁有崇高地位的藝術家,到成了成千夫所指的惡人…

同時,這部電影上映,好評洶湧,他帶著一顆憂鬱的心到紐約領獎… 但,真正出盡風頭,得盡好處的其實是這部片子的導演,拿到劇本的那一霎那,導演就知道,男主角非Muehe 莫屬,而且是他飾演自己,片子一定成功!

從紐約回到柏林,明鏡周刊還一次零距離地採訪了Muehe,成了那一期的封面故事。採訪中,Muehe 還是言及無法釋懷,法院對前妻無罪的宣判!

今年七月,我人在拉薩時,Muehe 死了!也是死于癌症!

讀了那麽多的有關竊聽風暴的報導,到看過了電影才真正難過!

一個不能發言的社會,或是一個濫言充斥的社會該具有相同的蒙蔽性!

這部電影描述的是一個東德劇作家Dreymann 的故事,一位藝術家在東徳秘密警察監聽下的生活遭遇… 說得更準確些,一個對體制深信不疑的東德秘密警察(Ulrich Muehe ),在監聽這位知名文人的私生活同時,受到感動,而在他有限的工作權限和範圍,冒著生命,生涯的危險,幫助這位文人出版一篇震撼東西德的報導… 一個悲劇性的的結果!

但,對我的震撼卻是,至此,我才了解他的悲痛,Ulrich Muehe 此片男主角,於今年七月因癌症去世。
他的悲痛,我一直不了解。 我也不解,爲何德國民族在統一 18 年后對曾經分裂的國家體制孜孜不倦,有著一一數來的熱衷?!更讓我不解的是,爲何德國民族不能原諒?!那,不過是一個體制呀!千,百萬人分享著同樣的命運!

到看了這部電影,我才領會了這一層"心痛"!了解一個"個人生活"被完全監聽的感受!那是全部!那叫
做"撕裂隱私",而隱私就是自我的最隱秘処!而當這"撕裂"的動作來自你的最親人…

戯中最後有一幕,劇作家不解爲何他沒有受到國家安全局的監聽,直到巧遇前文化部長才恍然大悟,到國家檔案局翻看前東德祕警歷史文檔(若是我,也會有相同的動機要知道誰秘密的跟我同步地生活著,誰又曾經左右了我的生命?!),最後這位文人跟尋到了這位,對他的曾經一段生活瞭若指掌的東徳秘密警察。他,在跟尋之餘,沒有相認,而是 最後出了一本,獻給這位東德秘密警察的書!

此劇最後一景很感人,Ulrich Muehe 從一個東德年代,一位祕警大學講師,到一位有權的秘密警察,因此案,被發放成了個日復一日檢查信件的祕警,統一後成了郵差,送信時經過一家書店,好大的海報 ,告知新書上市,時已值統一四年後… 托著一堆信件走過,又返回,走進書店,翻看那本最新暢銷書,第二頁即入眼簾,"此書獻給當年秘密警察 HGW-XX7 ",他拿起書走向收銀枱,被問:"要包裝送人嗎?"他囘說:"不用!這書是給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