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5-16

Unvollendet 未完成 - 樂章和生命

Claudio Abbado 2011
Death 『must be Viennese(死神,必定降臨在維也納人身上)』套用奧地利歌舞藝術家Georg Kreisler的臺詞。説是這麽說,沒接著說出的是後人無限的遺憾和感傷 – 為音樂巨人的早逝哀悼。



那是莫札特、貝爾格和馬勒。僅僅三位巨人就夠令人震撼了,加上合作演奏的竟是阿巴多和柏林愛樂樂團。這樣的組合一票難求啊!


一個月前早早就與女友約好買票。她一大早七點半用電話把我從睡夢中驚醒,草草梳洗完畢立刻往愛樂廳的方向衝去。八點到了門口,竟然已經有六十餘人排在我們前面。等到十點半大門開啓,十一點開始售票時,尾隨在我們身後的愛樂迷已達二、三百人。

這一場音樂會(5/13、14、15共三場)名曰:《Unfinished未完成》說的既是作曲家的音樂,也是他們的生命。三位作曲家都未能活過51歲,三位都死在維也納,而且三位作曲家的死亡流傳了一世神話:年僅35歲的莫札特死於競爭對手Antonio Salieri,馬勒受盡各種病痛和人生打擊死於50,而貝爾格同樣年僅50,竟然死於髮妻之手 – 她自認可以治癒血液中毒的老公。


Anna Prohaska

才剛出場,迎接阿巴多的掌聲不絕于耳,不僅如此,觀衆頗有一路拍手不停、不停拍手的欲望 – 是呀!盼呀盼!終于盼到了阿巴多,樂迷興奮不已。阿巴多更纖細孱弱了,卻也更神采奕奕。

第一曲是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Vorrei spiegarvi, oh Dio - Ah conte, partite«, Arie für Sopran und Orchester KV 418》 出色的女高音是Anna Prohaska。她的音質優美飽滿嘹亮,時高而低,美妙極了。據節目單說,【這齣劇是18世紀最受喜愛的詼諧歌劇。而且是莫札特為嫂嫂Aloysia Lange而作。嫂嫂必定具有彈性無限的音色,因爲莫札特這一曲的音階快速地由高而低轉換不歇。】


Maurizio Pollini
第三曲是《Piano Concerto in G major, K. 453》。【據説莫札特買了一隻八哥鳥。三年來可愛的八哥鳥帶給莫札特無限歡欣,然後竟然死了,而且就在莫札特的爸爸逝後相繼死去。這隻鳥後來被載入史冊,據説因爲八哥鳥讓莫札特福至心靈,為它的葬禮編了一首詩篇加以紀念。也因爲八哥鳥竟然會哼吟莫札特這一曲G大調鋼琴協奏曲的最後一個樂章第一條五綫譜上的音符。所以世人並不懷疑這個神話的真實性:一個非凡的天才,大可擁有一隻出色輝煌的寵物八哥啊!】


鋼琴演奏是大名鼎鼎的Maurizio Pollini,阿巴多雖然與Pollini合作無間,這首莫札特的鋼琴協奏曲卻是第一次。因爲音符輕快飛揚美妙,所以我非常喜歡。不過在場的德國朋友顯然對Pollini非常失望 – 沒有感情、起伏不夠?!69歲的他看來竟然好似八十好幾、、、


第二曲是貝爾格的歌劇《Lulu》,壓軸曲則是馬勒的第十號未完成交響曲。記得北美的筆友John很傾心貝爾格的音樂,可惜對我而言真是門檻過高。但是僅僅完成了第一樂章的馬勒第十交響樂曲,卻是令人感傷心動極了,節目單最後一段寫道:


【1911年馬勒去世時,他的出版商真正能夠憑著良心出版的第十號樂曲其實只有慢板的第一樂章,這是由馬勒自己一手完成的。勳伯格(Schoenberg)和韋伯恩(Webern)都不願承擔從草稿完成繼承的工作。直到馬勒去世一個半世紀後,英國音樂家德里克庫克(Deryck Cooke),融合馬勒遺留身後令人費解的手稿,雄心勃勃編制成一曲五個樂章組成的「演奏版本」。而這個版本顯然分裂了音樂世界的專家意見。馬勒的第十交響樂曲對阿巴多而言,僅僅只有第一樂章;拉圖則同時致力於接下來的四曲樂章。且不說專家們莫衷一是的意見,衆人對庫克完成馬勒第十交響樂曲至少有一個共識:庫克的續成曲稀釋了馬勒死亡沉寂的氛圍,這個氛圍 – 即便平平成功地演奏完第一樂章慢板後,都可以生動地體現出來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