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2

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系統:小號女總理 NSA-Überwachung: Die kleine Kanzlerin


Kanzlerin Merkel: Verantwortung abgeben, Macht behalten
德國總理默克爾責任委外權力緊握
2013722 《明鏡網 Spiegel Online
專欄作家:Jakob Augstein

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系統:小號女總理NSA-Überwachung: Die kleine Kanzlerin (deutscheVersion)

副標題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醜聞中安格拉·默克爾展現出她所有的弱點她的信念在哪裏她準備如何領導國家看不出蛛絲馬跡。女總理愛成功。但她無法解釋成功終究目的何在 - 除了緊緊握住總理府大權之外。

「欲蓋彌彰」用來形容默克爾上週在記者招待會上的表現,在在真切不過。面對數據醜聞,女總理打定主意堅決三緘其口。她說到做到。

無知和陳腔濫調 - 是默克爾發言的所有内容。然而,默克爾反而曝露出更多疑竇。默克爾越是高調對所有德國人面臨全方位監控保持沉默,就愈加令人懷疑,她到底清不清楚這一切真正的意義何在:設若普羅大衆的基本權利連續遭受侵犯,意味民主受到威脅,共和面臨風險。很有可能,這位女總理還沒有搞清楚。


現在,她去渡假了,這位女總理。她的幕府官僚急著給她寄上兩份特快專遞文件。一份是Heribert Prantl週末在 《南德意志報 Süddeutsche Zeitung 的文章,另篇則是本周最新 《明鏡周刊 Der Spiegel Thomas Darnstädt撰寫的文章。文章探討的是一個國家的任務, 也涉及若是聯邦政府持續漠視這些任務的後果。

Darnstädt寫道:「一個現代國家,乃是可以讓公民實現憲法保證自由的一個保障框架:承諾自由民主法治乃是唯一存在的合法理由,最終如是」。 Prantl則寫道:「德國國家基本法保障公民根本權利得到全面保護,假使國家不恪遵守或是不願遵守,假使這個保障不再有效,意味著這個國家面臨一個緊急狀態。」

這些話語來自兩位思維縝密的自由派法學家。他們警告女總理不要低估可能危及共和國的力量。但是,從我們過去幾年中對默克爾的認識,告訴我們這個警告無法抵達收信人。

上週末女總理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深信民主的智慧,從我被允許品嚐它的第一天開始就深信不疑。」而她處理監控醜聞的態度令人不得不懷疑,這個民主的本質對她而言還非常陌生。

默克爾35歲的時候,東德陷入政變旋渦。那還是個有學習能力的年齡,而對一位年輕東德政治家而言,有太多東西可以學了。今天,可以說,默克爾學到了錯誤的榜樣。從統一科爾總理(Helmut Kohl身上她學到蹲坐寶座不放。但她不明白科爾總理對東、西德統一和歐盟統一意義賦予的價值是什麽。及至今日默克爾仍然不懂,「西方」的所有内涵。她酷愛成功。卻無法解釋成功終究目的何在 - 除了緊緊抱住總理府不放。

爲了握權克爾消耗盡淨民主

歷史學家漢斯 - 彼得·施瓦茨Hans-Peter Schwarz對統一科爾總理作出描述:「他擁有一個大人物的意志力。」 這句話該也適用默克爾。八年職任總理,事非偶然。但這句話的真義何在?在於「志者事成」。對科爾而言,志在歐洲統一。對默克爾而言,志在總理府,再多沒有。爲了握權克爾不斷地消耗盡淨民主,又無法保證其更新重生。歐債危機如是,監控醜聞亦然。

默克爾步入一個危險的利益交換:責任委外以持續掌權。所以她遊刃有餘地玩弄權術,玩世不恭地權力妥協:最終「成功」説明她的路線正確,跟著她走,準錯不了。如此女總理強化了公民對民主國家的負面認同這個已被證明是具有巨大毀滅性的一頁歷史。

早在上世紀二十年代,民主被認為是「一件荒謬的事,民主提倡人淨說些可笑無比的事情,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Nils Minkmar在周末的《FAZ法蘭克福匯報》上寫得很清楚。彼時大多公民贊同民主不值得捍衛。但是今天「羅馬共和國的沒落」依舊是共識一個被忽視的公衆將沒有良好前景。

默克爾假裝對德國人被全方位監控一事一無所知她傳達的信息是未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的希望她表明,面對人類的基本權利 隱私權,完全不是她的責任。這個表態削弱了民主。同時抛出一個問題,民主的價值究竟是什麽,假如公民基本權利中,只有無拘無束的消費權才足以獲得保障。

在今日的後英雄時代,經典綽號儼然過時。點綴人品稱號,譬如「大師」或「勇士」不再沿用。科爾總理當年例外。他被稱爲「統一總理」。如是,默克爾應該也配上一個點綴。她是那位「小號女總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