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19

美國病了!America ist krank!


美國總統奧巴馬自以爲凌駕法治國之外
 
2013年7月17日《明鏡網》評論:美國的妄想症
作者:Klaus Brinkbäumer

美國真是生病了。自2001911日以來,它受傷了,錯亂了,病徵近12年越加明顯,但究竟病到什麽程度,我們到現在才明白。美國國家安全局(NSA)事件披露的不僅僅只是數以百萬計人的電話内容和數碼生活。全球性地監視活動表明,美國狂躁不已,他們的行為病態抓狂,行徑嚴重地與面臨的危險不成比例。

2005年以來,死於恐怖主義美國人每年平均23名,大多死于國外。紐約時報》作家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Nicholas Kristof 寫道「更多美國人因爲被掉下來的電視砸死15之多的人則是從梯子墜落摔死」。自2001年以來,美國軍事和國土安全費用高達8美元。
真正的威脅卻來自別處。實際短期風險是自創的美國人每年死於槍支約達三萬人。美國兒童被槍殺的頻率是其他工業國家兒童的13倍。相之下國會和總統奧巴馬卻少有作爲公道地說其實毫無建樹每及亂槍大開殺戒之際,他們談論不休,然後每一個槍支遊説團體,病入膏肓地說,爲了自衛當然必須允許公民擁有衆多槍支。

然而面對真正的長期風險氣候變化,身為主犯之一的美國興趣了了公道地說做得太少太遲。
這一切並不意味恐怖主義不存在:911發生過蓋達組存在。但刺探公民隱私、監聽使館企業和盟友違反國際法。它怪異又非恰如關塔那摩關押拘留強行灌食長達11年半之久對這些犯人因爲出證據無法判刑不能釋放他們因為這些人今日仇恨美國;同樣非法也是奧巴馬簽署通過放行殺人不眨眼的無人駕駛飛機。

這一切的發生,幾乎完全沒有政治討論。恐怖攻擊透過監聽行徑得以阻止,奧巴馬這麽說,默克爾也這麽說,公民能做的只是盲目相信。選民和身為父母的公民只能對兒童說,政府做的事錯不了。曾經必須捍衛的自由國度,美國,可還存在?還是說,這個自由國度早在自我防衛中消失遁形?
現在我們知道:只有一個美國

一個供奉棱鏡Prism)」這樣監聽系統的美國政府,,既無視一切,也不尊重人它恣意於無所不能的權力假想自己淩駕於國家法治之上,不僅在國内,國外亦然。連奧巴馬也行徑若是,真是慘淡不堪。如果只是布希政府,還可以想:這就是布希,他的德性衆所周知,終究還有一個更好的美國。現在我們終於知道:美國,就只有那麽一個。前哈佛法學士奧巴馬真相信他自己說的「回歸公民權利」嗎?一個人如何能夠如此憤世嫉俗地承諾要拯救世界,暗地裏卻以這種方式行事,同時還以恐懼症的姿態解釋,竊聽專只針對外國人下手?奧巴馬的楷模馬丁·路德·金和納爾遜·曼德拉該如何對此置評?
德國政府的反應簡直是災難性地軟無能。默克爾應當說:「你們苦於狂躁不安,你們的行徑非常病態。朋友之間當然可以這麽指出。相反地,她錙銖必較地斟酌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深怕得罪了美國。默克爾認爲把美國國家安全局與東德密警做出比較非常不恰當,恰恰相反,因為比較遠遠不意味兩件事情必須完全相同。東德密警曾經摧毀家庭,美國國家安全局可能沒有。但是現有技術的使用,敵人意識的栽培,狂熱地搜集選對邊而站的信仰,難道不是同一種模式

默克爾的執政言,保護德國公民不受損害。被監聽、而且做好心理準備,寫的每封電子郵件都有人陪讀,隱私遭受侵犯,這正是損害公民
每一位選民都知道,現實政治可以醜陋,因為政策是權衡之下的產物。問題的關鍵是:美國違法行徑到底給​​德國帶來什麽更大的利益這個問題的答案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