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1

無救的尋道者


啊!我是一個無救的尋道者!


女友負責一年一度的展覽會。知道女友性格堅韌咬緊牙關渡過難題的一面,同時深深希冀得到他人肯定的另面。早早就跟我說,這一天妳務必要來。

這一天來臨了。那也是到昨天我才突然意識到她說的是她的展覽會,而非我倆一向相約的活動。糟糕!週二 – 孩子正常作息,我卻必須赴宴。直到傍晚我還在考慮go or no go?


不行,非去不可!對好友行事賣力的肯定這是我起碼能夠做的事。好了,急忙準備好孩子的晚飯,過八點了,剛從柔道課回來的他問:「家裏又沒客人,妳幹嘛擦香水?」同時,女友電話來了,急忙囘說五分鐘我就到了。對,展覽會場幾乎就在我家門口,所以實在沒有不去的理由。

叫了計程車,說:「去展覽會場。」「喔!那個XX展覽會。」沒聼清楚,我又問:「你說啥來著?」「那個XX展覽會。」對!好像就是,去吧!竟然司機讓我在大馬路上下車,我說不行,要到會場門口。沒問題,續往裏開一點路就到了。下了車,進了場子先把大衣置放托寄處。走進去,我傻眼了,我是來參加Party的,怎的還真儘是展覽會場的攤位?詢問櫃檯:「Wo ist denn die Party?派對在何處?」對方說了一大串,看來還得走一段路。重新取囘大衣。開始了我的旅途。一路詢問的通關密語是:「Party」。這樣被指引穿過16廳、17廳、18廳,上了樓。終於聽到撩人的音樂,於是我打女友手機:「我到了、、、什麽?妳在中央位置餐桌,好,我先去拿飲料再來找妳。」繞了一大圈不見女友芳蹤。肚子也餓了,行!去拿吃的,末了找了一個空位跟鄰座點頭示意就坐下吃起來。順便替女友探聽一下行情:「您每年都來參加這個展覽會嗎?」這樣聊了一會兒。女友打電話來了:「妳好像沒到呀?」約略形容我一路怎麽找來的,她說:「妳在ICC會議中心,不是我這裡呀!」

要命!重新問路往南門入口方向去。走向黑暗,奔向夜光,這裡連著ICC會議中心、電視塔和柏林展覽會場之大而廣、、、到了!終於到了!整整花了我一個小時!這份努力 – 怎的我兀自想起年輕時赴男友約會的甘願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