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9

Die Methode Merkel 默克爾之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

前兩天才冷眼旁觀德國女總理,本周《時代周報》就寫了一篇精彩至極的「Die Methode Merkel 默克爾之道」。作者:Bernd Ulrich對女總理進行了訪問而後為文。


次標題:默克爾領導CDU基民黨十年,領導德國五年 – 沒人相信她的能耐。然而她讓對手絕望了,同時許多人狐疑不止:她一路到底如何走來?


配合文章的女總理圖像,精彩至極地用數百尾小魚拼湊而成,可以認出那就是默克爾,面目性格卻非鮮明綫條刻畫,而是“點”的模糊連接。混沌之中,茫茫然復茫茫然,如魚得水,譬喻精湛,耐人尋味!


文章以一問一答開始:
『十年有多長?』
『假如我好生想到,這段時間發生了多少事,它的確是好長的一段路。』默克爾回答『但是情感告訴我,這段時間短的可以,因爲每一天都是那麽地充實。』

【這個回答等於零!】

Provisorien und kurzes Glück 過渡和運氣

沒有基民黨十年前的低迷,就沒有默克爾的誕生。統一總理科爾陷入政治獻金醜聞無以自拔,科爾總理口中的「女娃兒」就此推翻前輩,一躍而前!連帶把二號人物Schäuble(現任財務部長)揮向路邊,勇往直前。黨内一致共識低迷時期讓默克爾過渡暫時選任為基民黨黨主席,未料黨内強人Koch(今坐鎮Wiesbaden)和Wulff(今坐鎮Hannover),十年來問鼎寶座的梯階竟被拆解無遺?!

做了幾年官 – 而且官位可比擬皇爺的總理官職 – 面對來訪記者,竟然問要不要喝咖啡?不僅如此,說著當兒就開始親自動手伺候?!

你若是記者,不能不感動!最遲這時好感產生,對面前這位女性做出結論:「她不會癡愚地擡高自我,她維持本位,而且她刻意鋪砌與凡俗世界的通道。」

白話文【她的智慧刻意讓她不擺架子!】

Kohl und die Feindschaften 科爾和敵對團體

科爾總理自我良好的感覺成了「德國永遠總理」,成了「基民黨永遠主席」。科爾一向敵友分明的黨意識,終于瓦解于默克爾手中,她主張「無敵意識」。默克爾讓基民黨的“黑色”模糊了,淡去了,基民黨“無色”了!無色的基民黨可以跟任何顔色的政黨執政了!

【我 – 沒有顔色,想跟我執政?等著你的顔色呢!】

Wahnsinn und Methode 狂怒和技倆

基民黨成了一個各種狂怒情緒之後的「理性應用黨派」!目標是等到足夠「狂怒、不理性」的各方黨派言論塵埃落定之後,才發酵「政治理性」。也可以說默克爾鋼鐵般的耐心,等政治對手狂怒發洩出醜過後,疲累不堪,這時用她知名的「理性」來收益政治果實。

若是你問她「政治之道」爲何?她會說:『Fleißig!勤勞!不過這不是“方法”,我知。我當然不是草率決策人,而端視事件整個前後過程,最後不得不問多少政治決策實行到最後的結果是什麽?!』

一個很清楚她日常工作内容的人說,女總理能夠很早就識別問題的發生,但是很晚才回應。識別與回應之間呢?就是「勤勞」的空間!談、談、談、跟企業、各方政治領袖談、談、談!

【好像說 – 我,ㄟ!跟你一樣 – 等呀!你在等我執政?ㄟ – 我等結果發生!】

Kanzlertum und Küchentisch總理寶座和廚房料理枱

有可能默克爾的道行不僅來自她個人特質:勤勞、理性、遲疑,有可能這是對現實社會的一個回應。

德國社會已是一個徹底民主化的社會。每個小人物都可以輕易獲取情報資料,每個小人物都覺得自己擁有神聖不可侵犯的「話語權」。「中央集權」體制下迅速產生的單方決策,在德國的民主機制運作裏,幾乎毫無可能。連德國最高憲法法院都可以自行政治化,對里斯本憲章做出「不合乎德國基本法」的裁定。說這個國家的民主機制是「多元化政治」,都不能算是一個到位的稱謂(understatement)。

所以讓自己的聲音不被淹沒,掌握傾聽藝術,勤勉工作,堅不可摧的耐心,因爲「無敵意識」,所以永遠沒有爭辯。所有這一切特質的確讓默克爾成爲一位「得體」的領袖。以「混沌智慧」在混沌中摸索。所有一切的混亂,她祈願,最後會誕生出一套秩序,一套可以蓋過任何「政治演員」所有企圖的秩序。至於人民呢?必須設法面對現實奮鬥,而不是面對她奮鬥。

【各司其職,各盡其力,我以小人物的虔誠,跟你一樣在混沌中奮鬥!】

Sarkozy und Durchregieren 薩克齊和徹底統治

她不需要「徹底統治」 – 因爲「機制」不能讓她「徹底統治」。那她爲什麽在2005年的競選演説提到這個字眼呢?『「徹底統治」的意思是當有一些議題出現,這時法律必須很快地出籠,這種情況在德國很少出現。譬如銀行危機就是一個這樣的例子,情況有相當的緊迫性,也得到迅速完善的處理。這裡我們證明德國體制能夠在極短的時效運作。』

女總理揮手作別「徹底統治」,特別可見于歐盟舞臺。面對其他26個平等會員國,薩克齊顯得比較難以適應,「耐心等待結果」?更不是他的強項。女總理繼續説道:『我們非中央集權的體制對法國總統而言是很難以想像的,但是結合這兩國不同的政治運作對歐洲是一個很好的經驗。』

【當然,默克爾執政五年乏善可陳,唯一可以揀來説的,就是逃過金融危機厄運一劫。她卻沒有提到,整套紓困政策,包括KUG防範裁員拯救中小企業的政策,全部出自社民黨2008年時任外交部長和副總理的Steinmeier辦公室。】

Die Welt als Gewirr 無序世界

默克爾的領導方式,套用基民黨強人Wulff的話來説:『站在群衆的後頭!』。只是她經常被淹沒在群衆之後,不見蹤影!她既不指定國策,也不搭建她的政治舞臺。

她自己是這麽解釋:『人們内心有一種自相矛盾的思慕之情。一方面渴望清明和洞悉事實的討論,期冀這樣可以讓生活在有限的時間朝向清楚識別的目標邁進;而另方面又要求爭辯自由和意見發揮的絕對多樣性。要求身為女總理兼基民黨黨主席的我,面對各項議題,就地提出提供討論的指標,是不正確的。假如有十個議題,我一開始就下達解決方案,那等於我既辜負了我國的民主秩序,也不了解基民黨的黨派性格。』她還說:『首級部長也有他們自己的政治願景。但這不代表我不清楚重要取向爲何或是我們共同達成的目標爲何。』最後這一句就錯的離譜:目前的政治景觀根本沒人知道到底要幹什麽?因爲混沌之中連目標都不清不楚!

把默克爾跟二戰後的首任總理Adenauer或是Schmidt相比,混淆了比較的根本出發點。那時的國際秩序和國内政治是壁壘分明的兩極化。西邊和東邊,左派和右派。從各自的壁壘之點可以清楚繪製「現在」和「不遠的未來」。但是這個清楚的分界點消失了。

所以目前的「世界現象」對政治人確是苛求。如此,擁有一位領導人,她能夠1. 應對危機,2. 減少錯失,3. 斷絕非理性,並非不重要。

但是這也無法減低另個問題的合法性:女總理做得夠嗎?為一個國家創造新結構,呈現嶄新的地平綫也是她的責任。德國可有其他的未來?歐洲的遠景是什麽?為希臘危機成立一個「歐洲金融基金」的經濟政府,至今喋喋不休無休無止?!

【Bravo!問得好!這就是我臣服的「媒體良知」!】

Die deutsche Demokratie nach Merkel 默克爾式的德國民主

德國的民主在國内兀自形成一個沒有「精神領導」的氛圍!去年秋天德國舉行了一次輪廓模糊的大選 – 沒有指責、沒有願景、沒有「競選」!結果是一次「不規則性的反動員」- 選票率的首次滑落!這筆帳最後由社民黨買單。但是選票率的滑落意味「民主衰退」、「民主傷害」。

等到可笑的FDP自由民主黨黨主席,現任外交部長和副總理Westerwelle種種幾近荒謬的「政治表演」過後,默克爾才又出面收益政治的「理性果實」,竟然這時 – 她自己的民調開始滑落。

可以說在一個徹底民主化的國家,默克爾確是一位「得體」的領袖,但這樣的國家卻也總是處罰意圖代表「民主的合法性」的政治性格。公衆歇斯底里議論紛紛不知所云,女總理依然故我不思變,以不變應萬變。但是「政治混沌智慧」的呈現,大前提是民衆知曉這個國家面對的議題爲何啊?!

【德國這條船好似進入無人駕駛的太空梭時代,能活著?就是運氣!】

Hundert Baustellen und kein Grundriss 百項建業,惜無藍圖

當然你可以說給予政治目標的時代已經不再,也可以宣稱握穩政治槓杆的時代來臨了,如此握住槓杆霧中行路才是吾道。你也可以說這個時代裏,媒體理清國策目標的感性需求無法自求滿足。你甚至可以認命德國的未來跟歐洲一樣沒有前途。女總理沒這麽說,但這麽說跟她的「道」有何差別?女總理會同意嗎?

身為女總理,默克爾施工於百項建業,卻一事無成!
歐洲要往哪裏去?
如何與回教世界共抵和平樂園?土耳其首當其衝!

離開總理辦公室,我們經過一張張前任總理的個人肖像。那些人物突然顯得竟然是那麽地遙遠不可及、、、


【這個女人 – 她只想「卡位」,不是嗎?】

後記:2010年5月11日

Steinmeier 發火了 - Bessere Figur!

罵得好!罵得妙!罵得呱呱叫!

前外長兼副總理社民黨的Steinmeier發火了!

他對女總理面臨希臘危機的踟躕不決,導致國際投機客狙擊歐元造成歐元的滑落 - 開口發飇了。成了反對黨議會黨團主席的Steinmeier,一向被視爲過於敦厚溫吞。這次他在議會上對女總理簡單有力的指責贏得各方跨黨派的掌聲!

媒體相繼刊載報導:

《Info Radio柏林新聞廣播電臺》播出Steinmeier議會發言:

『Wir kritisieren nicht, dass Sie handeln. Wir kritisieren, dass Sie erst jetzt handeln! 我們沒有指責您執政,我們指責的是您到現在才執政!』

《Der Spiegel 明鏡周刊》標題「Bessere Figur 身段較美」誇獎Steinmeier在議會上對女總理適時得當的重話批評:

『Frechheit!Sie und die Regierung haben geschwankt wie ein Rohr im Wind und erklären das nachträglich zur Strategie! 無恥!您和您的政府像在風中搖擺不定的蘆葦,而事後竟然厚顔稱之爲“策略”!』

德國NRW北萊茵-西伐利亞省的地方選舉,CDU基民黨大敗!輸掉十個多百分點!大快人心呵!

德國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德國人,不笨喲!
長廊裏沒有女總理的肖像 – 她的任務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