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3

上海驚艷 Shanghai Surprise

Grand entrance expo axis, a covered, kilometr-long thoroughfare connecting the major exhibition areas
浩大世博軸式建築的入口,數公里長的有頂通道貫穿通往展覽會場

一篇《新聞周刊Newsweek》的中國專欄記者Melinda Liu的報導,她的報導通常準確預測中國的政治風景。



上海驚艷Shanghai Surprise (English version)


下個月令人拭目以待的世博會預示著一個城市的復甦,也許也意味一場美中關係挫磨的新篇章。Next month's eye-popping World Expo heralds the city's resurgence—and perhaps a bruising new chapter in U.S.-Sino relations.



一個嶄新自信滿滿的上海市地標,不久將在這個極富歷史性的濱海休閒中心揭開面紗 - 外灘 – 應該就在5月1日,當2010年世界博覽會開幕之際。這隻巨大的青銅牛,來自曾經獻給華爾街著名吉祥物 –「充電公牛(Charging Bull)」的意大利裔美籍的藝術家Arturo DiModica之手。據新聞報導,這隻上海獸的重量是它7,000磅重紐約兄弟的兩倍,體積大小不是這倆兄弟唯一的區別。據説在外灘的這隻青銅牛將 「更年輕,更有活力,象徵著上海的經濟熱力」,當地政府官員Zhou Wei説:『 這隻青銅牛的頭往上朝天看,而華爾街的那隻卻是往下朝地看。』

我們好像經常耳聞中國自吹自擂他們所謂的未來之城。但大多數外人不知道上海的命運總是隨著政治波浪浮浮沉沉而又升起。預計將有7000萬以上的遊客會在未來 6個月裏參觀博覽會,享受造價高達400億美元的硬體設施 - 新的航空大廳、環城公路,還有超過 150英里新建的地鐵線,加上一個全新的濱水區劃分出港區和老工業園。這一輪躍起之勢反映在這個城市魯莽傲慢的消費者和咄咄逼人反民主被稱為「上海幫」的政治集團。


即便懂得中國政治場上文化的人,還是不得不驚訝政治幫派捲土重來的迅速。早在2006年,當失控的房地產炒作拆遷了許多人的家園,加劇了上海的貧富差距,北京的中央政府反撲回來。上海強勢的共產黨的高官陳良宇被撤職,接著被裁定貪污和濫權。許多重大建設中途被擱置或是取消業已得標的項目。但現在重新在這個城市注入花花銀子打造世博會,被視為上海幫又重新奪回執政大權的確鑿證據。除了相關這個每5年舉行一次的現代版世界博覽會的建設項目之外,同時有跡象顯示,像造價50億美元從上海到杭州磁浮鐵路線的大型項目,重新回到談判桌上正在推動中。房地產投機行爲又開始蠢蠢欲動,從三月開始住房價格比去年上漲了近百分之十二。而北京也正式預祝上海登上虎視眈眈覬覦已久的寶座 – 到2020年以前成為全球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和物流總站。


「上海幫」並非官方稱謂,而是一個鬆散的高官聯盟。他們的主張放任經濟,對外強硬。上海幫許多重要級人物,都是老革命家的後代,跟國家的軍事部和公安部關係密切。用中國權力鬥爭的語彙,他們是「精英團體」,其中包括關係良好的「太子黨」,與之較力的是國家主席胡錦濤和總理溫家寶同盟的「人民黨」。這些稱謂可能有點誤導:所謂「人民黨」較追求社會公義,嚴忌蠱惑人心的民主之論或是政治煽動,而「太子黨」和「精英團體」,也絕非彬彬仁君不屑於對圈外人施與鎮壓行動或揪出眾打。


「太子黨」和「精英團體」的元老,乃是前國家領導和黨主席江澤民,他把最後一個官職交給胡錦濤以後,幾乎就銷聲匿跡了數年。長期停電無光的日子終于結束:在10月六十國慶慶典上,國營電視臺的鏡頭停駐在江澤民身上的時間絕對不少于現任國家領導本人。而目前在中國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可能是另一個附屬「上海幫」派系的「太子黨」薄熙來,現職重慶的市委書記。他風風光光打擊犯罪組織的一輪行動,被譽為中國的愛利奧‧聶史(Eliot Ness-美國黑金剋星)。同時黨的喉舌 《人民日報》最近進行網上投票,宣布他為「年度風雲人物」。


中國的現任副總理習近平,將在 2012年成爲接班人。作爲前任上海市委書記,他跟「上海幫」的關係千絲萬縷,現在他似乎也羽翼豐滿振翅欲飛。『有一些無聊透頂的老外,凸個肚子,閑著沒事兒幹,儘對著我們指指點點』去年他在墨西哥一個華僑私下會面的場合抱怨『第一,中國不出口革命;第二,中國不出口飢餓貧窮;第三,中國又不讓你頭痛。還有什麼好指指點點的?』他對國外壓力所表現兇狠惡極的憎恨是普遍「太子黨」的心態。在最近的哥本哈根氣候峰會上,當中國代表團駁斥來自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壓力要求對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目標作出有約束力的承諾時,另一個同樣來自「上海幫」的人物,會上敵意萬分的行徑讓西方人紛紛議論不休。


夜郎自大是典型「上海幫」的特色,這才是華盛頓應該擔憂的地方。胡錦濤和溫家寶共同推動環保政策,也都願意響應談判中國人民幣幣值是否過低諸如此類的議題。這樣相對負責的態度不見得是「上海幫」黨羽之徒的思維,他們相信的是全面放任經濟成長且幾乎不惜任何代價,而且跟主張優惠中國出口政策的人士關係密切。跟「上海幫」緊密不分的商務部官員,曾經公開譴責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壓力 – 如此相對提高中國出口成本 – 稱之為『不合理』和『中國無法接受』。結果商務部竟然派了一個代表團到美國進行一次環行公路的媒體突擊行動。


的確,江澤民還是國家領導的時候,有時他染有西方色彩的看法,在中國也常讓人橫眉豎眼,但這還不算什麽。「上海幫」的政策雖然深受有錢人歡迎,卻冒著背離窮人的風險。這也是有特權背景的「太子黨」慣常作爲。為了彌補心理不平衡,他們民族主義的表達更加尖銳,特別是在國際談判的時候。現在,胡錦濤和「人民黨」班底的人,仍在北京運作,但是有可能不久就會改變了。『一、二年間,政治的鐘擺很可能搖囘「精英團體」之手』Brookings的漢學家李成(Cheng Li)警告著。『這樣將必然影響到外交政策,譬如氣候變化的談判』。「上海幫」的崛起,可以賦予這句老話新的意義「在陶瓷店的牛(Bull in a China 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