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5

M社會

“提升自己變爲上流社會的主力”?這是好事,但當下還有一些遊戲的基本規則:

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需要企業家本著公平正義的胸懷,經營企業,同時回饋這個使他富裕起來的社會。方法有很多,但由政府制定公平正義的制度,才奏效。所以一個擁有富足知命的中產階級的社會,才象徵欣欣向榮。

譬如,德國最近閙得沸沸揚揚的“最低小時工資”,交通運輸業的工資被壓榨到每小時5歐元,相對於被社會大肆抨擊的企業董事變相為己牟利,賓士的前總裁Schrempp,德國電信的前總裁Zumwinkel,年薪數百萬歐元,外加紅利,離職又是百萬歐元遣散費... 這些人自成一個上流社會,一個貧富日漸懸殊的社會,自成日後社會危機的隱患。M社會在德國也自在形成當中。


M社會的形成,當然是政府的責任,但它不光只是資金外走的唯一結果。執政者要擔待起責任,分析自己國家的環境和制度加以改善。

譬如歐盟成立,関卡打開,歐盟内各國勞力大批流動,德國資金急速流出,數年前許多企業紛紛到東歐國家設厰。有趣的是,這兩年,又有回歸的現象。因爲,這些企業家說,他國的工人技術比不上德國工人,雖然他國工資低,但,長遠來看,反而因達不到要求品質,增加了生産成本。

所以,把M社會形成,不反求諸己,不解析本國環境制度,而一味聲稱那是“台灣資金流向大陸”的結果,反映出言者的愚蠢無知,不負責任,惡劣地煽動、操弄、切割民族情感!

一個用“恨”的元素來贏得政權的政客,既廉價,又無恥!

但,我們也不必繞著M社會打轉,事實上,貧富懸殊的距離加深加大,就是一個普遍現象,它不單單是全球化的後遺症,但絕對是每一政府刻不容緩的課題。

德國交通運輸業的工資被壓榨成每小時五歐元的超低工資,這是什麽狀況?一個每週全職工作40小時的人,爲何會無法養活自己?這群郵差、快遞的從業人員全職工作,卻必須支領社會救濟金,靠著百姓繳納的稅金,靠國家政府來生活,這是壓榨剝削而是誰從中牟利?所以社會民主黨向女總理發飆,逼迫大聯盟執政政府,通過強制執行的最低工資政策,保障各行業最下游的“蟻工”!

看看我自己身邊的狀況,每週來幫我做家務事的一個德國女孩,三十歲,離婚,育有一子。在我處打工有兩年多了,她原來是個美容院做頭髮的學徒,但,德國經濟不景氣的日子裡,她失業多年,所以,一邊領著失業救濟金,一邊到我這兒打不需申報的黑工。去年秋天,她碧藍的雙眼煥發著光
芒,興高采烈地對我說,她在一處超市做無工資學徒,很有希望學成後被錄取為正式店員。我很替她高興,無工資學徒做了一個月,兩個月,竟然長達三個多月,發給救濟金的勞工局埋怨道:“這種工作哪需實習那麽久的時間?”。換句話說,這家超市變相利用“領人民稅金過著救濟生活的殘餘勞
力”,壓榨別人,肥了自己。終于,這家超市說即將新開一家分店,給了她一份短期勞動合同。開業的頭兩天,工作繁忙,一切安置妥當,第三天就要她走路,她被炒魷魚了!自此,她整個人萎縮了,嚴重消沉、對生活沒有信心,對未來不抱希望,吃“抗消極藥物”過日子!我是從她媽媽處才得知狀況的…

台灣的問題,生活在台灣的人最清楚。大陸的問題,大上好幾倍,也是衆所周知。所以一個執政政府,有責任以實質政策和機制,創造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企業家有責任本著公平正義的胸襟,經營企業,造福為他創造財富的員工。

所以,那元旦演講是人講出來的話嗎?何況乎還是個元首來的?!

另,台灣有個叫做林濁水的人,人稱為“學者”,我不知道他的來歷,也沒想要上網查詢…

陸續,總看到一些報導,所以這個名字就留下印象,但,真正完全記住這個名字,是一次龍應台在香港時而舉行的“香江論壇”上。他,在受邀之列,參與談話,主題是兩岸統獨的議題。他,代表獨派。在這次的論壇結束前一刻,龍應台說:“用選票把陳水扁幹掉!”

兩岸的統獨,林濁水的論調之一,搔著我的癢處,他說(憑藉我的記憶):“如同東西德的統一,把西德帶進了個無底洞,制度,建設,經濟那麽的混亂不同,全世界都觀看著,台灣還需要犯同樣的錯誤嗎?”這樣的言論來自一個“學者”,他學了啥?他引述、論證的東西,自己做過多少的查證,做了多少深刻的分析?這麽簡單可以上網取得的資料,只要不預設立場,東西德統一的短期和長期的利弊得失,不需要親自到德國做民調都可以獲得的“世界近史見證”!他,讓人覺得還是個在學生!

他怎沒想到另外一個更早或統或獨的例子 - “美國南北戰爭”?

這個人,林濁水, 人如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