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2

百歲人瑞


德國最重要的研究重鎮,慕尼黑的馬克斯普朗克心理學協會會長Holsboer說“百歲人瑞已不再是奇觀!”七十年代德國的百歲人瑞約有300個;今天,光德國就約有10.000個百歲以上的老人。全世界最老的人是一位法國女士,她活到122歲,在她119歲之前她還每天抽一根煙,吃大量巧克力。她死于1997年。

科研結果顯示,六十歲起視力衰弱,七十歲起聽力減弱,八十歲起各種感官能力衰退。報導中選擇科研項選人物的其中兩位德國女士作爲代表:一位是Merke芭蕾舞家;另位是Haag,一位知名作家,她在法西斯第三帝國時代,曾遭受政治迫害被関入集中營。這兩位女士依然安康健在。

今天百歲以上的德國人,意味著在他們小學一年級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青少年時是威瑪共和國時代;做母親的年紀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五十年代戰爭結束苦等充軍的丈夫回家;而在68年代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時,她們已是老人。


這兩位的生活中有何特質,讓她們如此長壽又身心狀態良好呢?這就涉及了BK和阿善前面所說到的養生之道中“心情”的元素。

人如何變老,跟他如何面對他的過去,大有關係。這位芭蕾舞蹈家回想她的過去時,她的記憶不是戰爭期間的恐怖,而是戰時,她輪番上陣的舞蹈表演;而那位知名作家回想過去時,總是她如何英勇地一次次去蓋世太保總部,面對蓋世太保總管同時也是第三帝國第二號權勢人物Himmler,為她被関在集中營的記者丈夫爭取人身自由。她們二位對過去艱苦的生活沒有“負面記憶”。換句話說,她們的大腦對於過去的記憶,成功地掙脫了恐懼和痛苦的陰影。

馬克斯普朗克心理學協會會長Holsboer說,這兩位女士大腦的運作,實在合乎長壽完美的條件。他稱之爲“可塑性”。大腦具備一種“儲備引擎”,生命中的失敗、挫折可以透過這個儲備引擎得到補償。就是説當大腦的主要引擎軟弱下來時,儲備引擎自動提供補償。但,大前提是大腦必須不斷地訓練,為應付高齡的需要而長時間地訓練培養。這就好比是退休保險,支領退休金必須是長時期繳納保險金,到了退休年齡才能夠支領富足的退休金;所以到了90歲才開始運動或上民衆大學,那是沒用的。

“可塑性”,或可稱之爲腦袋的補償策略。它是非物質的,而是一種激活的現象,腦神經透過突觸而互相結合溝通,而加以補償不足処。

芭蕾舞蹈家的一生都維持相當的運動量,戰後,她職從體操訓練老師,一直到她八十歲。她每天早起和睡前,一天兩次要上單槓做體操。她從未有過“老”的感覺,直到她98歲那一年,躺在床上翻個身,竟然折斷了脊椎骨!從此開始,她知道她老了,因爲她再也不能跳舞了。於是,從98歲那年起,她又開始早起後吊單槓做體操。現在她又可以自行出門購物,而且證明,規則性的體能訓練不僅有益於身體器官,更是為高齡後軀體協調及保持一個靈敏的頭腦作準備。睡眠也是重要的一環,
尤其是深睡期有助大腦復原再生。問到她戰時的記憶,她竟然說:“那時太美好了!在舞臺上我們才是真正的人!” – 而舞臺外面進行著一場血腥的戰爭…

知名作家的大腦訓練在大量閲讀。滿牆壁滿屋子的書,全都讀遍,有的書還反覆讀好幾遍。作家很早就知道訓練她腦子的重要性,如何從集中營中脫逃,又如何將她的丈夫從蓋世太保惡魔手中拯救出來,憑藉的就是她的理智和智慧。

她們二位都很少生病,都是頂尖好奇人物,都非常熱愛政治電視節目,兩人都認爲地球暖化是一件相當令人擔憂的事實。她們聊天時,都喜歡淺酌一口紅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