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9

病重的大猩猩Der kranke Gorilla


數月來的尋找,答案在這一期的明鏡周刊才以封面故事的大篇幅地公佈:“病重的大猩猩!”

次貸危機終于爆發,引起像是骨牌效應的全球金融系統危機。

16年來美國經濟繁榮假象終于泡沫幻滅。紐約時報清醒澈悟地作出判斷:“那些好時光不過只是海市蜃樓,因爲那是賒欠而來的繁榮。”恍似永無止盡的經濟蓬勃,稍作顛仆,隨即站起。現在回首一看不過是雙泡沫經濟。先是超級樂觀預估互聯網行業股;然後當“Dot.com”泡沫幻滅後,房地產繼起。


美國從萎縮了的「新經濟」(New Economy),毫不猶豫地跳躍到布希政權標榜的理想「有產社會」(ownership society)從1992年起,美國消費者持著高度信心,每一季度的消費指數呈直綫上升。直接由首都華盛頓雙手高捧的蓬勃市場經濟指向:金融市場鬆綁政策、低利率、低稅金,由布希和中央銀行總裁格林斯潘共同主導創造的不間斷的“經濟復甦”。從2001年起格林斯潘共調降利率11次,從6,5降到僅剩1,75%。美國從搖搖欲墜的新經濟危機,陡地又脫胎換骨成了建築業獨領風騷,帶動全美經濟。2003到2004年美國利率只剩下1%,那是半個世紀來最低的!

錢,好像是伸手可得,不僅滿足了美國人民的從佛羅里達到加州的蓋房樂,更造就了高投機的避險基金操作、私人資本運營公司,它們都是賒欠運作。格林斯潘的低利率政策,到今天被視爲泡沫幻滅的罪魁禍首。

當一個社會被炒作成這樣的消費心態,就有了貪無止盡的犯罪慾念。那就是徵信機構造假。明鏡說這好比TÜV汽車安全檢測單位是賓士或大衆汽車壟斷的,每一部車的刹車功能或排除廢氣指數,由汽車製造廠自行制定。於是,憑藉著這一套低利率政策,相對應的借貸造成經濟復甦,一套套金融產品出爐了,高風險的金融產品創造最高利潤,低風險產品相對的低利潤,進行全球融資。泡沫開始一個個幻滅是從2005年開始,建築業大量借貸賒欠造了一堆賣不出去的空房子。房價開始大跌。

這些次貸利息從低利率猛然上升到12%。美國夢就此破滅了!破產,房屋強制拍賣,金融機構高價賣給國外銀行的金融產品,開始不值一文… 這樣的金融產品起碼有四分之一是賣給了歐洲的銀行。所謂AAA級別的金融產品,德國基本上連調查工作都不做,就凴級別而大筆金額融資。德國銀行犯的也是“貪婪”的大忌!

這是一輪全球金融信用破產的結局,特別是在西方國家!最丟臉的就是美國聯邦儲備銀行。在危機爆發之前,它還是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金融機構。最大的輸家當然是美利堅合衆國。因爲全球資本主義的運作規則意味著,一個國家重大的經濟挫敗,會直接影射在該國的政治影響力。華爾街金融機構的資本縮水,不宣佈破產,只有大量舉債,所以,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注入Citigroup75億美元
新加坡和科威特共注入Citigroup125億美元
新加坡也對UBS和Merrill Lynch進行股份投資
CIC中國投資有限公司注入Morgen Stanley 50億美元

結局是清晰可見的,各大美國金融機構都有外國國家債券的股份投資。這些參與的股份持有者不僅僅有他們自己的經濟目的,當然也有他們的政治目的。

結論是重新拾囘股民對金融信用的信心,才是根本之道。美國人民必須學習勤儉持家,不賒欠過日,次貸買來的房子由於利息的提高,變得房價高得離譜,只有極端地節儉想辦法償還貸款;社會私人公司運作持公義心,不舉債經營;金融機構跟高度風險投機事業作別,回到典型踏實的遊戲規則;美國國家重新徹底反省國家治理對内對外的國策。

美國的經濟學教授Nouriel Roubini此刻成了英雄,媒體搶著採訪的對象。去年他在Davos經濟論壇上還大聲疾呼,美國即將面臨一次經濟大蕭條,許多同行學者嗤之以鼻。而現在Roubini說這次“經濟的重創會非常的漫長而且嚴重”這些人這次閉嘴了。他說:“問題只是,將會造成多大程度的傷害。”

上週一美國聯邦銀行才緊急調降利率0,75%,一周后又續往下調降了個0,5%。利率調降措施能夠起的作用有限。美國經濟的下坡走勢,到底有多嚴重?格林斯潘的接班人Bernanke說經濟大蕭條來臨的機率該是一半一半。但也有許多經濟科學研究員和科研所認爲,美國已經面臨大蕭條了。

根據波士頓的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NBER)的定義是,一個國家的經濟連續兩個季度呈負成長,才能稱之爲“經濟蕭條”。很明顯的是銀行業和投資公司目前已經遭受一兆。

美元的損失,這個重創餘震目前在其它不同的行業延伸開來。銀行業緊縮銀根,直接堵塞投資意願。但更深一層的蕭條導因還有:

- 信用卡消費賒欠呆賬到2007年底已達到九千四百億美元,比2006年年底提高了8%

- 無力償還債務的破產家庭在2007年已達到82万戶;

另外一個徵象是
- 最小單位家庭的破產也直接反映在汽車工業 – 本來一直因爲次貸信用蓬勃期而行情看好 – 現在開始滯銷

房地產危機只是導致經濟危機的導火綫。但更深一層意義在媒體上大多忽視的是,美國目前的經濟危機是典型經濟走下坡的例子。下坡趨勢的主因是80年代開始的國家金融市場鬆綁政策。有前例可循的是1991年在美國和瑞典,還有從1992年開始在日本是一樣的狀況。直到最後一根稻草“過渡膨脹房地產業”就壓死了那隻駱駝。
所以,美國經濟蕭條是多年來可預見而且一直有人預警疾呼。但,它來得晚了幾年有兩個原因:

- 聯邦儲備銀行的調降利率政策因爲物價的低廉而起到作用,尤其投資銀行注入大量流動資金

- 美國的成長率從2003年起由於亞洲新經濟體中國和印度的崛起,連帶被帶上來了。不似以往的經濟蕭條,這一次第三世界及時躍入救急,所以有可能這一輪美國蕭條的威脅能夠得到紓緩。如前面說過,第三世界的石油國家和亞洲國家紛紛以國家債券投資美國損失慘重的國際金融機構。還有持續的美元貶值,及貿易赤字也有益於舒緩。上一季度美國出口提高,進口下降意義重大。

觀察家說,三十年來,面臨的經濟危機,在美國所有的經濟學家,國會,總統候選人和執政政府首次如此的大團結,共同克服困難。布希敦促國會迅速通過他退稅提案。這個支票一次性的600美元退稅給個人,1200美元給家庭要到今年五、六月才能到美國人民手中,只能雙手合十祈禱,在此之前危機別持續惡化了。

這個“大猩猩”的思維,跟人類永不可分的,並非美國專利。每一個人内心深處或多或少都有這麽一份“獸性”。所以會有無止盡的企業經濟鬥爭。以什麼章法程度行事,這就是智慧和人文思想的引導。所以會有各種企業與企業之間的、國與國之間的對話機制。

美國再再都是現代國家文明的典範,她之所以能夠成爲世界第一強權,有歷史痕跡可循。除了南北戰爭之外,美國免疫任何大型戰爭的蹂躪希特勒的種族屠殺,造成優秀科技猶太信徒的大移民。她吸納各種各族的信念、希望、才華...

美國從十九世紀展現給世界的是一個“新大陸”的概念,容納所有移民對生命創造夢想的一個處女地

“美國夢”是一個真實體驗的人類理想境界。

這不會因爲布希八年的執政,造成美國特質和美國價值的湮滅。只是一個現象必有其積習。一個個人、一個社會、一個國家能夠做到多大的反思和改革 - 就在各自的智慧和勇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