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08

父親


我瞅著案頭父親的黑白照片
那總是淹水的汐止,所留照片有限
而這張很好
這張是我日後“救出”的照片之一。


爸他抱著大姐
大姐竟是那麽的肥
大姐還不到一歲吧?
那算算比我大上七歲的大姐
那麽照片上的爸該處於1953,1954年間?
父親看起來真好,年輕,充滿希望
我的父親,我早逝的父親…

照片上的他,看不出有多少釋然
記憶中的他,總是沉默的 - 好像是時代的沉默。
父親有張好看的面孔,中等身材、、、

對他,我其實很在意,很多微詞的。
爲何他在世時,那麽地沉默?
爲何他告訴我的竟是那麽地少?
少到我必須自己去尋找根與認同
少到我竟不知如何與那土地 – 他生長的土地,作一番連接?

只是,同時我淒然地有感於
當年的他失根的日子
很多感受都化作日常無語的奮鬥!

所以,去活過父親的出生地的願望,在我内心點滴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