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23

點評亞洲周刊主編邱立本

站在中間的是亞州周刊的主編邱立本

放觀華文國際媒體,誰是代表?
既然訂閲亞洲周刊,可為代表?

近年來邱立本
的語言激烈了 - 面對炎黃情結
同時也柔和了–面對鴨霸中共!


邱立本撰寫每一期亞洲周刊的《封面筆記》,我讀了近二十年。欣賞了那麽久,竟然讀到現在陌生的轉變。這個轉變我觀察了近一年。邱立本宣揚炎黃子孫的急迫感在哪裏?豪情萬丈「正義感」的本質又是什麽?

生命急迫感和正義感,有無可也不可,命題人各有志!但是要呼喚群衆,同時站在道德良知媒體良知的關卡,知識人和媒體人的言語和態度當然要嚴謹得當。

所以,當邱立本要台灣擔當起炎黃子孫的傳承,指責台灣失去了中國,呼喚「中華民國民族主義」之時,令人不禁懷疑,他 – 去過台灣、讀過台灣、觀察過、理解過台灣的一腳一印嗎?自從中美建交,就斷絕了台灣傳承炎黃文化的必須性和國際合法性。處處逢鐵板的台灣外交,能夠走到今天再再令人疼惜,嘉勉,沒有自暴自棄、沒有怨天尤人,臥薪嘗膽、咬牙堅毅走到今天令人喝彩的亞洲民主楷模。所以 – 假如,彼岸才是中國,全部給妳!!什麽是中國,那就是彼岸!一切中國之醜、一切中國之暴,干台灣啥事?

所以,當邱立本認爲保釣就是保衛國魂,這可以,並不值得追隨。你要保釣,追隨的是哪一個國魂,由你去。釣魚臺的問題相當複雜,反思人毫無興趣站臺。只要一中政府的合法性不能夠與歷史結合,釣魚臺就沒有爭執立場。每逢釣魚臺,台、中的立場都很曖昧,這根本就是因爲所謂「中國」政府合法性的不明確。所以只要有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政府能夠站出來說:『我代表中國,承擔從清朝到民國以至2010年所有的歷史責任』,才有這個本錢跟美國和二戰戰勝國聯盟交涉。其他所有一切都是「民意」,也很可貴,僅止于此。但 – 保釣言語如何拿捏呢?這裡邱立本的言語令人非常窘迫!

什麽叫做「韓國從日本手中奪回獨島,韓國人可以,為何中國人不可以?」

什麽叫做「回歸毛澤東的人民戰爭的故智,扭轉乾坤」

這種語言跟暴民離得很遠嗎?什麽是「他可以,爲何我不可以?」這個語言的大前提是“豁出去!”,暴民都是這樣:「你可以?那我也可以!」意義是,我不管前因後果,我不在乎誰跟誰,我 – 豁出去了!你可以?我也可以!

「回歸毛澤東的人民戰爭的故智」?這也是生活在自由香港的邱立本應該說的話嗎?當神州毫無反思意識,大興毛時代的文字獄的同時,「毛澤東行爲」豈可以爲了保衛釣魚臺,作如此的引述,何謂「回歸毛澤東的人民戰爭的故智」?難道說毛時代的冤魂,都死的應該?!

邱立本啊邱立本!你 – 如何可以?!你 – 怎麽囘事?別忘記 – 你是公共知識人啊!